谢蕴宁的话,其实在场的诸位,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有的人只会想着坐享其成,并没有考虑过这其中的过程。

“我的父亲曾在病床上就交待我,待他死后一定要做这件事情,难道在诸位眼中,我不遵守父亲的遗愿,就是孝顺了吗?”

“诸位没有离开人世的那一天吗?你们希望你们死后,你们的孩子们不把你们的遗愿放在心上吗?”

“我父亲这么伟大的举动,落在你们的眼中,怎么就成了我们的不孝?做人不要这么自私!”

其中,大部分人都知道按着谢谦的性格,谢谦是绝对不可能让谢蕴宁做出捐献遗体给医学院做大体老师这种事。

然而,谢谦已经死了,死无对证,谢蕴宁说什么,他们能反对吗?

“谢蕴宁,你这么干脆,那你呢?”有人看谢蕴宁不顺眼,冷声问道。

谢蕴宁握住陆九安的手,当着所有人的面,对着陆九安道:“九安,今日当着所有人的面,我也告诉你,倘若有一日,我不幸离开人世,你把我的遗体捐献给医学院,稍后我会去签器官捐赠协议,我若死后,帮让另外一人拥有一个美好的锦绣的未来,我亦觉得生而为人,我很幸福。”

叶琳琅是完完没有料到谢蕴宁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这样的话。

她更没有料到在谢蕴宁说出这句话时,陆九安亦是旗帜鲜明的同谢蕴宁站在一起。

“蕴宁,你的选择,也是我的选择。”

暖春户外陈思颖美眉眉唯美写真

人群中,一片愕然。

他们原本是在得知谢谦出来,匆匆而来,想要欣赏一下谢家的兵荒马乱。

如今反而被谢蕴宁等谢家人将了一军!

经此一事,想必谢蕴宁等谢家人在医学生的中间,口碑会好许多。

“诸位,还有什么想问的吗?没有的话,请诸位让出一条路,家父要离开了!”

医学院的工作人员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谢谦。

谢蕴宁对着其他人道:“家父的葬礼于正月……”

谁管谢谦什么时候举行葬礼,谢谦的人缘并没有多好,加上这些年又是那种情况,几乎是与所有人都断绝了来往。

真心想要送谢谦一程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送走了谢谦,谢蕴宁和谢绪宁两人带着叶琳琅以及陆九安和温婉君郭叔二人回到了谢家老宅。

因为谢谦的死,谢家的气氛,还是格外沉重了一些。

陆九安去了谢星河的卧室,把谢星河的行李啥的收拾好,到时候由温婉君带走,也省得谢星河这几天呆在谢家没有时间复习功课,毕竟马上就期末考试了。

虽然谢谦被带走了,谢蕴宁和谢绪宁还是按着帝都的风俗,给谢谦在家里搭建了一个小小的灵堂。

“妈,你和郭叔先回去吧,星河就拜托你了。”

温婉君看着谢蕴宁和谢绪宁这两个儿子,担忧的问道:“你们告诉继宁了吗?”

“妈,二哥在外面,也没有这么快回来。”

温婉君在心里恨死了谢谦,当然如果不是谢谦,继宁的婚姻,又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