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初快要被想夏天的逻辑给打败了。

小孩子的思维,真的是难以理解啊。

夏天还在说:“叔叔也很可怜的,是追求妈咪失败的那一个人。所以,爸爸和妈咪,怎么还不去安慰他啊?”

夏初初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厉衍瑾的声音,这个时候,适时的响起了。

他淡淡说道:“夏天,因为,如果这个时候,爸爸和妈咪,再去他面前的时候,不是会让他更伤心吗?”

“更伤心?为什么?”

“他本来就得不到妈咪了,却还要看着,妈咪和我在一起。难道,不伤心吗?”

夏天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厉衍瑾见她还有点疑惑,于是,又列举了,一个非常形象生动的例子。

“夏天,假如这个时候,很想吃一块饼干。但是,这块饼干,被别的小朋友拿走了。那么,会怎么做?”

“我?”夏天想了想,“那就,给同学吃吧。”

清纯美少女白嫩肌肤甜美笑容沙滩嬉戏写真图片

“是的。那么,还会一直都想着这块饼干吗?还想去摸它,把它装在自己的零食盒里吗?”

夏天摇了摇头。

“那就对了。”厉衍瑾说,“那位叔叔,对妈咪,也是这样的。”

“那。”夏天又有问题了,“爸爸,作为得到那块饼干……啊不对,得到妈咪的人,是什么心情啊?”

“非常高兴。”厉衍瑾回答,又加了一句,“而且,非常好吃。”

夏初初正好在喝牛奶,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结果,听到厉衍瑾这一句“非常好吃”的时候,她差点没把嘴里的牛奶,给喷出来。

什么啊!

夏天已经啃完了玉米,满足的砸吧着嘴:“我吃好了,妈咪,爸爸,我们走吧。”

一家三口,一起出门。

车上。

夏天一个人坐在后面。

厉衍瑾和夏初初,坐在前面。

厉衍瑾不怎么说话。

夏初初看了他一眼,又看向窗外。

顿了一下,然后她又看厉衍瑾一眼,又看向窗外。

如此的反反复复。

厉衍瑾终于淡淡的问了一句:“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一直这么的看我。”

“额……没有。”

被发现了,好尴尬。

“有什么就说。”厉衍瑾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侧头看着她,“不用这样,吞吞吐吐的。”

夏初初摇摇头:“没什么。”

“早上,吃早餐的时候,说的那些事,我没有在意。”厉衍瑾说,“这样的话,可以放心了吗?”

“啊?”

“需要我重复一遍?”

夏初初连忙摇了摇头:“不用不用。”

厉衍瑾说道:“反正,他已经不会再出现在面前了,这辈子,他也不可能会和有半丝的牵扯,我为什么要去生这样的气?”

夏初初小声的嘀咕道:“上次不就……”

“上次是们见面了,而是还是单独,而且,时间还比较长。”

“好吧。”夏初初赶紧结束这个话题,不想再继续谈,“那就这样吧,不生气就好。”

厉衍瑾在什么事情上,都很好,都挺让着她的。

但是,唯独,在顾炎彬这个算是前任,又不算是前任的人的事情上,厉衍瑾……显得非常的小气。

而且,非常的斤斤计较。

夏初初是长过一次记性了。

虽然,上次,是她故意的生气,把事情给扭转过来。

但是以后……她还是要小心谨慎啊。

“我生气?”厉衍瑾却忽然问道,“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不是不是。”

夏初初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厉衍瑾轻笑了一声,然后,伸出手来,在她头发上,随便的乱揉了一下。

然后他说道:“傻初初。”

夏初初认了。

认了!

不然,平时的话,要是厉衍瑾这么说她的话,她肯定会反击的!

但是……忍了。

顾炎彬的存在,是她的错。

好吧,她认栽了。

送夏天去学校,跟夏天道别,也和老师打了招呼。

厉衍瑾牵着夏初初的手,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他一路上有点沉默,紧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事情。

夏初初正好在接电话,也没有注意到他。

等挂了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坐在车上了,厉衍瑾正在帮她系安全带。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工作上的事情?”

“嗯。”

“初初,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什么?”

“说……”厉衍瑾问道,“夏天以后……就一直用夏天这个名字吗?”

夏初初愣了愣:“怎么了吗?觉得不好吗?”

“好像有点太随意了。”

夏初初想了想,“还好吧,我觉得挺好的,而且,挺有感觉啊。之前,不是还夸过这个名字吗?”

“但是如果,真的一直都用这个名字的话,好像有点……”

厉衍瑾紧皱着眉头。

夏初初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

她看着他,忽然明白了:“哦!我知道了。”

“嗯?”

“是不是,想让夏天跟姓啊?”夏初初说,“所以,突然的就提到这个问题了。”

“没有。”

“真的吗?”夏初初看着他,“确定?摸着自己的良心,再跟我说一遍?”

厉衍瑾再一次的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发:“就会胡思乱想。”

“那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想到要改名字啊。”

“我是为了夏天的以后着想。”

“以后?”夏初初问道,“以后的话,夏天叫夏天,会有什么影响吗?”

“没有。”

“那就行了嘛。夏天这个名字多好,又好记,又有辨识度,还容易留有印象。”

说着,夏初初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除非啊,夏天是叫厉天,这样听起来,才会觉得奇怪。”

厉天……

夏初初想着,扑哧一声,不自觉的都笑了起来。这个名字,的确也太好笑了吧。

厉衍瑾也笑了:“什么厉天,满脑子都在想什么。”

“我没说错啊,突然觉得,夏天这个名字不好,是不是想让夏天改名字,跟姓啊?”

“没有。”

“那怎么突然问啊?”厉衍瑾回答:“我也是突然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