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楚天南解释,“朱小姐,看来误会了,我今天过来可是为了帮的!”

朱静疑惑,“帮我?什么意思?我可不记得我跟们楚家之间有什么情分!”

楚天南开口,“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听说朱大小姐刚来天州的时候遇见了一点意外,不知道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朱静愣了一下,先是看了看田秋雨,然后才反问道:“看来们楚家的消息还是很灵通嘛?没错,我也不知道得罪了谁,刚刚住进宾馆没多久就被人盯上了,怎么,难道是们楚家做的?”

楚天南故作诧异,“朱大小姐这是什么话?我们楚家可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从来不搀和那些乱七八糟的生意!再说了,这么做对我们楚家有什么好处?”

朱静眯眼,“那的意思是,知道谁做的?”

楚天南话里有话的说道:“我们楚家在天州经营多年,虽然不敢称大,但还算是有点门路,朱大小姐在天州遇见了麻烦,我们楚家怎么可能坐视不理?万一这件事查不清楚,最后被有心人利用,把脏水泼到我们楚家的身上可怎么办?”

说着话,他将目光落向苏菲,楚家人也一个个目光不善的看了过来!

苏菲平静应对道:“楚少看我干嘛?的意思是,一切都是我做的?”

楚天南冷笑,“是不是做的,自己心里还不清楚么?”

不等苏菲接话,楚天南再度转头,“敢问朱大小姐,此行来天州的时间,下车的时间,包括那间宾馆的下榻信息,都告诉过谁?”

朱静强硬表态道:“楚天南,用不着在这诛心,没错,我这一次来天州的确是来找小菲的,可我绝对相信她跟这一切没关系!”

阳光活力碎花裙清纯小美女公园美拍

楚天南恍然道:“那么朱大小姐就是亲口承认了,来天州的消息,除了苏菲没有其他人提前知情,对么?”

朱静反问,“我是没有告诉过其他人,不过我朱静行事一向光明磊落,出行也好,订房间也罢,我用的都是自己的身份信息,尤其是车票,全都是提前几天预定好的,如果有人想要知道我的行踪应该不是难事,我说的对么,田秋雨?我什么时候来天州,不是也早就知情么?”

田秋雨不接话,面色依旧平静。

楚天南自顾自的说,“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苏菲她是有嫌疑的?”

朱静有些不耐烦,“我没时间跟打哑谜,到底想说什么?”

田秋雨同样转头,一副探寻的目光。

楚天南这才直奔主题,“没什么,就在知道朱小姐遇到了麻烦之后,我很关心事情的进展,然后我就利用我们楚家的门路打探了一下,结果我就忽然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说着话,楚天南打了个响指,身后很快有人递过一个文件袋,他当众打开,然后将一摞照片平摊到了桌面上!

看见照片的内容,其他人倒是没什么,苏菲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照片是连拍,而且是偷偷拍摄,偷拍的地点就在苏氏对面的一辆车内,照片的内容是她驾车从车库里面出来,并且在车库的门口短暂停留了一会,没过多久,驾驶位的窗边站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男子的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并且跟她有过短暂的交流,再然后两人就各自分别!

其他人之所以面色不变,是因为不清楚这个鸭舌帽男子的身份,而苏菲之所以动容,是因为她忽然想起来了,怪不得那天会有种奇怪的错觉,原来那个在宾馆门口撞她的鸭舌帽男子就是照片上的这个人!

想到此处,苏菲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眼神上扬,径直落向楚天南!

楚天南略有些得意,“看来,苏小姐是认出这个人了?”

照片内容的确是真的,包括杀手在内,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他提前安排好的,当然,楚天南最开始做这一切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对付朱静,而是为了对付苏菲!

上次事后,虽然他和赵东假意达成了和解,但是背地里却和徐华阳形成了守望互助的同盟,按照徐华阳的布局,他会亲自策划一个针对赵东的复仇计划,而矛盾的核心直指国泰和乐嘉之间的商业竞争!

至于徐华阳如何安排这一切,楚天南没有多问,而他要做的就是中间一环,找人对付魏东雨!

如果徐华阳计划成功,赵东到时候一定会去找魏东雨的麻烦,推波助澜之下,舆论肯定会将两家之间的矛盾闹得甚嚣尘上!那么魏东雨这时一旦出事,一切怀疑都会理所应当的落到赵东和苏菲头上!

而他手里的这些照片,就是将苏菲彻底推入旋涡的关键!只是后来朱静的突然到来,让楚天南临时改变了计划,将魏东雨替换成了朱静!

按照原本的打算,等到朱静出事之后,第一时间出现在案发现场的苏菲和赵东自然会被列为嫌疑对象,杀手的身份不难追查,到时候他就找人用匿名的方式将这些照片提供出去,一切全都天衣无缝!

没成想,事情出了变故,朱静不但没出事,反而被苏菲给救了!

楚天南原本以为这些照片失去了用武之地,结果却在眼下派上了用场,虽然他现在还搞不明白,那个杀手为什么会去而复返,这件事到底又和苏菲有没有联系,但眼下他已经没时间查证一切!

一旦那个杀手出现在这里,那么局面就会对他非常不利,所以他只能恶人先告状,将一切脏水泼到苏菲身上,彻底将水搅浑!冒险是肯定的,但是楚天南深知,眼下他已经别无他法!

见苏菲沉默不语,楚天南抛出最后一个砝码,“朱小姐,可能还不知道,照片上的这个男人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份子,目前正在被很多个国家通缉,而且根据我们楚家掌握的消息,这个男人在不久前来到了我们天州!”

“巧合的是,朱小姐遇见危险的时候,他曾经在酒店附近出现!”

“最关键的,这个男人出现在天州的时间,比朱小姐订票的时间还要早,我想外人应该没有本事提前算到朱小姐会来天州吧?这样算下来的话,这个怀疑的范围是不是就可以缩小很多了呢?”

话音落下,楚天南图穷匕见,将一切嫌疑推到了苏菲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