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英点点头,“你还真是个聪明人。”

说着,她掏出了手机。

赵东看了一眼,手机上正在播放着一段视频,视频中有一男一女,女人自然是姜英无疑。

只是那个男人……

赵东猛地将目光对准墙角,这才发现那处摆着一个摄像头。

位置正对两人,从姜英脱掉衣服,一直到他刚才进门,所有的过程都被拍了进去。

没有对白,却足够让人误会两人之间的关系!

赵东黑着脸,“姜科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说的对,万一到时候我扳倒了孙卫东,你撒手不管怎么办?”

“我刚才只是想说,咱们之间应该有起码的信任。”

“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凭什么信你?”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清新的泡泡

“总之你信守承诺,我事后就把视频删掉,要不然我就把视频寄给你老婆,听说她叫苏菲,我没记错吧?”

见赵东不信,她又补充了一句,“然后我还会给孙卫东发一份,到时候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

赵东彻底服气,怪不得能跟孙卫东虚与委蛇这么久,不说她的忍耐力,光是这份算计就不简单。

从酒吧到旅馆,所有的一切都设计的天衣无缝。

那段视频的角度也相当巧妙,真要是递到苏菲面前,任他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赵东苦笑道:“姜科长,你也知道孙卫东不简单,我凭什么就能护你周?”

姜英随口回答,“我既然敢找你,自然也是做过功课的,连五哥和刀哥都在你的手上栽过,你还谦虚什么?”

赵东反问,“姜科长,我怎么觉着,你早就惦记上我了?”

他越想越觉着有这个可能,今天之所以被停职,并不完是孙胖子的功劳。

没准就是姜英落井下石,以便将来有一天跟孙家兄弟翻脸,还能拉个帮手在身边。

要真是这样,这个女人简直太可怕了。

怪不得汪科长斗不过她,甚至被逼的主动调换岗位,她可真的不简单!

姜英目光闪烁,“谁惦记你了?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你就告诉我,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吧?”

赵东留了一个心眼,“怎么答应?我又不是孙卫东,万一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还能天天守在你身边?”

姜英眯着眼睛,“三天,给我三天就行,到时候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赵东听出来了,姜英一定还有别的安排,而且听她的语气,恐怕是想借着这次机会把孙卫东往死里弄!

想想也是,孙卫东把她糟践成这样,她既然要报复,肯定不会不痛不痒。

丢了工作算什么?换成他是姜英,最少也得让孙卫东血债血偿,不死也要扒层皮!

而且看她的样子,恐怕已经筹划了很长时间。

就算没有今天这件事,她和孙卫东之间的矛盾也早晚会彻底激化。

现在倒好,不小心一头撞了进来,稀里糊涂就被姜英给拉上了贼船。

被人算计的感觉很不爽,可赵东又没有别的办法,姜英耗得起,他耗不起,孙胖子是他迫切要踢开的绊脚石!

“行,三天之内,我尽量保证你的安。”

“对嘛,这才像个男人!”

赵东苦笑,“别还不是被你逼的?”

“喂,你能不能有点风度?”

赵东回敬道:“你把视频删了,我就有风度。”

“懒得理你!”

商量好一切,两人各自回了家。

……

翌日,一切照常。

赵东和苏菲谁也没有提昨天的不快。

苏菲临出门交代了一句,“房子的事,你今天之内快落实下来。”

“好,我一会就去找中介。”

“恩,我要求不高,面积也不用太大,三室一厅就行,最主要是干净,通风,离我公司近点最好。”

“三室一厅?”

赵东暗暗咋舌,这要求还不算太高?

“没错,主卧必须向阳,采光要好,南北通透那种,而且要给我预留一间独立的书房,我晚上要工作。还有,车位也别忘了!”

“还要租车位?”

见赵东瞪眼,她挑眉问,“看什么看?车位必须要有,太晚的应酬推不掉,你总不能让我打车回家吧?”

赵东嘀咕道:“打车怎么了?”

“我有洁癖,闻不了出租车上的味道。”

赵东傻眼,这个解释……完美!

他不敢再说别的了,连打车都如此为难,让她坐公交和地铁那岂不是难如登天?

果然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以前住在帝苑还不觉着有什么。

一旦涉及到独立生活,两人在生活习惯上的差距就完暴露出来。

苏菲不觉着有什么,想了想,她又补充道:“满足以上这几点就行,至于另一个卧室,如果你不介意睡客厅的话,我倒是无所谓。”

赵东傻眼,苏大小姐这是住惯了别墅嘛,租个公寓而已,要求都得这么高?

这哪里像是被梅姨逼的走投无路,倒更像是享受生活的!

按照他最开始的预算,算上物业费和杂七杂八的费用,五千块之内必须搞定一切。

再高,生活质量难免要下降。

可是要达到苏菲的要求,五千块显然不够。

苏氏的办公地址赵东知道,不说在天州的正中心,也是核心商圈之内。

在那附近租房子,最少还是两室一厅,还要附带车位,算下来最少也要七千上下。

虽说苏菲答应帮忙分担一半,可光是住宿,就要占用两人一大半的开销,剩下的日子还怎么过?

赵东不想诉苦,更何况,眼下诉苦,不说苏菲怎么想,他自己就瞧不起自己。

说到底,这不是苏菲的错,毕竟她从小的生活条件就是如此。

刚才说的那些,已经是退而求其次。

条件再差,赵东自己都觉着委屈了苏菲。

人家为了他跟家里决裂,放着好端端的大别墅不住,难道他连一座条件好点的公寓都满足不了?

他暗自苦笑,也第一次体会到了门当户对的重要性。

看来以后得更加努力赚钱了,要不然的话,不用梅姨挤兑,他自己都觉着没脸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