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诸位没有道歉的意思,那么……请回。”

同易真真一起来的那位名媛正准备出声,易真真却是一把拉住她的手,微红的眼眸看向云淡风轻、从容优雅的叶琳琅。

“我替她们向你道歉。”易真真上前一步,上半身附身弯成一个九十度的角,“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她们。”

“真真,你不必为了我们这样……”

那名嫒想要拉着易真真起来,易真真却是纹丝不动。

“真真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想要怎样?”

郭叔看向半岛酒店的经理,经理会意点明这位名媛的身份。

“这位是秦家的四女儿,秦梦欣。”

秦家、赵家在紫荆市,并不算顶级豪门。

可秦家、赵家的女儿却是豪门千金的做派很足啊。

“郭叔,我先离开一下。”叶琳琅起身。

郭叔微微点头。

女神白纱写真大片 清纯优雅大气显仙气

叶琳琅在经理的陪同下,用金针解开了赵安琪等人的穴位。

赵安琪终于又恢复正常了,那一瞬间,她几乎都要喜极而泣了。

刚一恢复正常的赵安琪,就更嚣张了。

她倨傲的微抬下巴,睨着叶琳琅。

“你给我等着!”

半岛酒店的经理看着赵安琪这般嚣张狂妄,几乎都开始怀疑赵家这个脑子有问题的暴发户千金是真不怕郭叔的手段啊?

也罢。

无知,也是一种福气。

易真真瞧着叶琳琅如此轻巧的施针,赵安琪几人都恢复了正常。

心中的好胜欲瞬间被激发出来,她必须要在一个公开场合,重新让人们认识到在紫荆市,只有一位神医。

那便是她……易真真。

“安琪,你别闹了,刚刚真真都为了我们向她道歉了。”

赵安琪一听这话,双眸更是喷出一股熊熊烈火。

她一肚子怨怼的话,在看见易真真那一双柔情似水般的眼眸时,刹时便化为无有。

丑丫头,你给我等着!

我不把这仇报了,我就不姓“赵”。

因为这一个道歉,易真真在这些名媛中的地位无形间又提高了许多。

易真真看着叶琳琅那一张年轻稚嫩的脸庞,忽而轻柔开口道:“我们赌一局,如果我赢了,你和你的家人,从此不得踏入紫荆市。”

叶琳琅:???

她再次在心里发现灵魂拷问:这位易小姐脑子是真的没有问题吗?

经理也很显然被易真真这句话给整懵了。

恕他直言,这位易小姐有什么资格让郭叔的客人离开紫荆市?

“经理,紫荆市是法治社会吗?”

八十年代的紫荆市,社团林立。

可明面上,紫荆市还真是法治社会啊。

叶琳琅在易真真的身上,竟然感受到了一种“黑”道女王的违合气质。

经理还未说完,赵安琪便冷笑出声道:“你是不敢赌?”

“她肯定是怕输给真真!”秦梦欣真心实意道。

叶琳琅真心觉得赵安琪有秦梦欣这么好的捧哏,不去说相声,真是浪费天赋。

“我赌。”

易真真的眼眸中,滑过一抹不易查觉的兴奋。

小姑娘。

就让姐姐教教你,什么是残酷?

你就乖乖让姐姐踩着你的身体,在紫荆市扬名立万吧!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