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查组早早就来到了天州,前几天一直在物业公司做相关调查,询问相关人员,确认举报的真实性。

现如今,检查组就在天州总公司附近的一家宾馆临时休息。

五分钟之后,二人已经下楼。

见赵东要掏钥匙,姜英拦了一句,“小东,开我的车。”

赵东想了想,接过车钥匙,点火发动。

姜英似乎有心事,找了个话题道:“小东,说说你媳妇吧。”

“她,她有什么可说的?”

“没听你提过。”

“就是一般人。”

“一般人?我可不信!”

赵东失笑,“这有什么不信的?”

姜英理所当然道:“你魅力大啊,物业办的那两个小姑娘,天天东哥长东哥短的把你挂在嘴边,你桃花运这么旺,怎么可能找个一般的女人当老婆?”

写真少女外拍青春气息满分

“真是一般人,有时间我介绍你们认识。”

说着,赵东把目光留意在了后视镜。

后面多了一辆银灰色的别克商务车,从上个街口开始,这辆车就不紧不慢的吊在身后。

赵东本来也没在意,稍稍加重油门。

几个红绿灯过后,对方再次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姜英也发现了异样,“小东,怎么了?”

赵东警觉的说,“有尾巴。”

姜英笃定道:“是孙卫东的人!”

“这么肯定?”

“狗急跳墙罢了。”

“坐稳了!”

赵东招呼一声,油门再次加重,伴随着方向盘的左右轮转,车速陡然飙升。

几个穿插过后,别克商务车渐渐模糊起来。

姜英松了口气,赵东却总觉着有些不对劲。

太容易!

如果真是孙卫东狗急跳墙,恐怕不会这么轻易甩掉!

再具体也说不上来,总之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被人盯上了一般,又好像是有什么阴谋陷阱在等着。

可孙卫东真有这么大的胆子,闹市区杀人?

他不确定。

正想着,开阔的视野被一辆大车挡住,看不见前车,更看不见红绿灯。

赵东不是很喜欢这种被大车遮蔽的感觉,下意识想变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两边车辆同时减速,鬼使神差的将他夹在中间。

赵东浑身汗毛乍起,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忽然间,车辆的后视镜里出现了一辆高大车影。

远远看去,应该是一辆渣土车,而且自重不低,估计是满载,晃晃悠悠的跟了上来。

赵东惊觉,浑身的汗毛同时乍起。

姜英也有种心悸的感觉,“小东,怎么了?”

“不对劲!”

赵东整个人绷紧,眼看着渣土车越靠越近,不仅没有减速,反而开始了加速!

“咣当”一声巨响!

渣土车追尾的同时,将姜英的那辆Q5挤在中间。

在两辆庞然大物的挤压下,Q5瞬间变成了一团废铁,压缩变形,车内的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揉成一团!

变故来的突然,以至于渣土车司机猛踩刹车之后,依旧将前面的那辆大货车推出了几米远。

现场安静下来,息壤着十字路口随着这场车祸迅速定格。

渣土车跳下来一个司机,明显的精神不正常,头发蓬乱,身上也穿着睡衣,疯疯癫癫的开始狂笑。

不一会又开始自言自语。

“我是太上老君……我是玉皇大帝……尔等还不跪下?”

“我的白龙马呢?”

“急急如意令,快带为师去西天取经!”

周围有的司机见状报警,有的迅速躲回车上,生怕这个精神病再次发疯。

这年头精神病杀人不犯法,没谁愿意触霉头。

车流暂停,现场也被人围拢成一个半圆。

有人发着朋友圈,有人指指点点。

无外乎Q5里面的人死定了,一团浆糊,估计等会认尸都成问题。

很快,现场被警察迅速封锁。

肇事司机被警方带走。

消防队也随后赶到,开始了破拆和救援。

虽然明知生还希望为零,人道主义救援总归要尝试一下。

不远处的街边,别克车的司机掏出电话,“大哥,一切搞定!”

孙卫东急忙跳下床,“真的假的?”

“真的,我亲眼看见的,死的不能再死!”

“没留下什么证据吧?”

“不会,司机有精神问题,经得起查证!”

“那就好,你们赶紧离开天州!”

电话挂断,孙卫东开始狂笑。

“姜英,你他妈的还想拿老子的钱去养小白脸?我看你还怎么跟我嚣张!”

“妈的,威胁老子!”

“去死!通通给我去死!”

……

检查组下榻的酒店内,孙卫东换了一身黑色西装及时赶到。

门推开,他一脸悲痛,“不好意思,我老婆可能来不到了,我刚刚过来的路上,接到了警方的通知,说是小英她在过来的路上……”

话到一半,戛然而止。

视线调转,他发现房间里除了华科集团的检查组,还有两个人。

姜英手里端着茶杯,翘腿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平静和从容。

赵东站在她的身后,眼神似笑非笑。

孙卫东仿佛见鬼一般,揉了揉眼睛,“小英,你……你……”

赵东调侃,“孙科长,这是怎么了,见鬼了?”

孙卫东还处在惊愕当中,事故现场的照片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

那种情况,眼前的两个人怎么能平安无事?

他强自挤出一个笑脸,“小英,检查组的同志都等你半天了,你怎么才来?我刚才还说去接你……”

姜英讥讽的问,“孙卫东,我现在是举报人,你是被调查人,你去接我,合适嘛?”

孙卫东强笑,“小英,别闹了,因为咱们的感情问题,你把检查组的领导们惊动下来,不幼稚嘛?”

姜英不接话,她此时此刻看似平静,其实脚掌现在还有些发软。

刚刚在车里的时候,要不是赵东反应快,跳车的同时将她一起扑出车外。

此时此刻,恐怕还真的看不见孙卫东这幅精湛的演技!

茶杯撂下去的时候迸溅出一些水花,倒不是心有余悸,而是小臂有伤,面积不小的擦伤。

即使现在,隔着衣服还隐隐作痛。

不过她受的只是小伤,落地后的摩擦和冲击,基本上都被赵东一个人挡下。

那一刻,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生死一线,赵东不仅没有将她抛弃,反而将她紧紧护在胸口,不曾有半点放松。

很奇怪的错觉,宛若新生。

也仿佛从那一刻开始,她不再为了自己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