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外,小五抱着肩膀缩在走廊的一角。

赵东站在不远处,也不去打扰,等他静静发泄。

唐柔随后跟了出来。

赵东皱着眉头问,“你跟过来干嘛?”

唐柔撇嘴道:“怕你搞不定,心里上的问题,女人解决起来要容易一些。”

赵东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小腹,心有余悸的调侃道:“你也算女人?”

刚才也就是他反应快,要是反应再慢一点的话,十有**要落下后遗症。

她要是也能算作女人,那普天之下就没有男人了!

唐柔踮起脚尖,狠狠踩了一脚。

赵东没防备,疼的脸色一黑,“臭三八,你他妈……”

唐柔似乎挺享受这种跟他斗嘴的感觉,加重几分力道:“活该,你自找的,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她性格跳脱,不过因为在九处任职处长,也很少有人敢跟她开玩笑。

清纯萌妹美女白皙小清新吊带牛仔裤氧气图片

骤然遇见不按常理出牌的赵东,就像是发现了好奇的玩具,忍不住想要靠近,又偏偏不想让他痛快。

赵东那边疼的倒吸凉气,正准备以牙还牙,小五忽然开口,“东哥,能给我一根烟嘛?”

唐柔收回脚尖,用眼神示意,“赶紧过去!”

赵东压低声音说,“你给我等着!”

他不甘心的瞪了一眼,随后掏出烟盒走了过去。

唐柔得意的翘起嘴巴,心情不错。

小五那边接过烟,猛地吸了两口。

他平时不抽烟,因此夹烟的姿势有点别扭,还呛得好一阵咳嗽。

赵东劝道:“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尽管说出来,你这样发泄也不是办法。”

小五一副将信将疑的口吻,“东哥,他们说兰鑫是蝎子,你觉着有可能嘛?”

赵东拍了拍他的肩膀,“九处既然敢把你叫来,应该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

小五丢掉烟头,也没避讳不远处的唐柔,把两人的关系简单做了一下解释。

赵东恍然,原来这个蝎子不仅仅是小五的室友,还是他最好的哥们,两个人当初志趣相投,都非常精通电脑技术。

他们曾经还许下志愿,毕业后一起在社会上闯一番名堂。

不过小五因为罗倩的事被学校劝退,以至于毕业后只能找了一个保安的工作勉强度日。

至于兰鑫,也在之后突然辍学,两人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联系不上对方。

小五没想到,再次听到他的消息,竟然是在九处的案情研讨会上,而且他竟然成了臭名昭著的蝎子!

赵东沉默片刻,“小五,你跟我交个底,到底想不想管这件事?如果你不愿意,剩下的交给我,没有任何人可以勉强你留下!”

唐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赵东的身后,原本还打断宽慰小五两句。

结果没成想,赵东这边不但不帮她说话,反而在给她拆台!

她狠狠掐了一把赵东的后腰,这个该死的家伙,以为自己是谁,还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赵东反手抓向身后,将唐柔的手腕捏在手里。

小五那边见两人起了争执,忙着道:“东哥,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唐柔也将目光看向小五,一时忘了挣脱。

小五坚定道:“我还是不相信,兰鑫他会做犯法的事,这次我决定帮忙,为的就是还他一个清白!”

唐柔在那边插话,“如果事实证明,你认识的那个兰鑫就是蝎子呢?”

赵东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喜欢打击人?

唐柔那边试着挣脱了一下,见挣脱不掉,干脆翘起下巴,一副“不服你咬我”的模样!

小五那边沉默片刻,“如果他真是蝎子,那我一定劝他改邪归正!”

“改邪归正,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

唐柔虽然不想接二连三的打击他,可是她必须要确保小五有足够的心里准备,能够接受最坏的结果。

小五在这一刻仿佛成熟不少,“唐处你放心,大是大非面前我还是有分寸的!”

听见这话,赵东也放下心来,只要小五能够自己打开心结揪心就行,要不然他还真的担心,小五再因为这件事钻进死胡同。

“唐处,白组长在问……”

身后忽然传出一个声音,说到一半又忽然停住。

唐柔回头去看,说话的人是夏明,可是见他眼神落处,这才恍然,她的手腕还被赵东攥在手里。

“恩,这里的事情解决了,会议继续!”

唐柔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故作平静的回到会议室。

小五去洗了把脸,也跟了进去。

赵东走在最后,在经过夏明身边的时候被他拦住。

“什么意思,想找我打架?”

“姓赵的,你别狂,我要是想整你,随随便便动动手指就行!”

夏明气的咬牙切齿,连晨哥都放言不是对手,他哪里又会自取其辱。

赵东奇怪,“夏组长,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是啊。”

“那我没有得罪过你吧,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大成见?该不会……你喜欢唐处长吧?”

夏明面色一红,急忙解释道:“你胡说什么!我……我……我就是怕你耽误了这次行动!”

赵东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解释,大家都是男人,我懂!不过也请你放心,我已经成家了,而且我老婆比唐柔漂亮多了,所以我不会成为你的情敌。”

夏明也顾不上掩饰,将信将疑的问,“你说真的?”

他刚才出来的时候,看见赵东和唐柔两个人的手都牵在了一起,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听见赵东撇清关系,心里总算舒服了一些。

赵东摆了摆手,“当然是真的,我对男人婆没兴趣。”

“站住,你说谁是男人婆?”

等夏明反应过来的时候,赵东已经先一步走进了会议室。

他随即哼了一声,也慢慢想明白了,以唐柔的个性,怎么会喜欢上赵东这种粗俗的家伙?

夏明刚才利用休息的间隙查阅了一下赵东的资料,当过几年兵,从军简历也很普通,并没有太出彩的地方。

退伍之后,在华科旗下的一家楼盘做保安,这样的家伙有什么资格成为他的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