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的眼前是一栋废旧仓库,坐落在小区的角落里,外面是两扇斑驳的大铁门,除了那把崭新的铜锁,其余的地方都是锈迹斑斑。

徐三嘴角抽了抽,“马勒戈壁的,东哥,孙胖子公报私仇,这是故意整咱们呢!”

赵东没说什么,肯定是刚才落了孙胖子的面子,那王八蛋借机报复。

什么后勤保障,说的好听,原来就是看仓库!

不过赵东并不后悔,以他目前和孙胖子的关系,就算没有刚才那事,也肯定不会有好差事分到他的头上。

“先看看再说。”

赵东说着话,把钥匙扔了过去。

徐三上前,随着“嘎吱嘎吱”的磨牙声,沉重的大铁门被缓缓拉开。

赵东扇着鼻子走了进去,仓库面积还不小,得有几百个平方上下。

仓库的角落里堆着一些破旧的家具,另一边堆放着园艺工具,剩下都是些杂七杂八的破烂。

当然了,也有一些崭新的办公家具,还有各种桌椅,以及各种电料工具,摆放的也还算整齐,就是好久没人清扫,一些不经常使用的东西挂满了灰尘和蛛网。

赵东自嘲的说,“还不错,收拾一下就能用,最起码不用受孙胖子的鸟气了!”

脸上有涡梨清新小女生爱复古文艺写真系列

徐三傻眼,“东哥,这口气你真能忍得下啊?窝在这里,咱们啥时候能出头?你好歹也是汪部长亲自任命的副队长,他孙胖子敢这么寒碜你?咱们回去弄他!”

赵东拍了拍他的肩膀,“三儿,遇事不能光靠拳头,孙胖子能在保卫科逍遥法外,背后肯定有靠山,汪部长刚来集团没多久,很多事关照不到,以后还得靠咱们自己!”

徐三啐了一口,“妈的,我不甘心!”

赵东反问,“连李峰都被咱们给拉下马了,他孙胖子多个卵?”

徐三眼前一亮,“东哥,你有办法了?”

“孙胖子在帝苑保卫科盘踞这么多年,想抓他的把柄还不容易?他把咱们打发到这里,也是怕咱们摸清他的底细,慢慢来,孙胖子人头猪脑,总有办法弄他!”

说着话,赵东的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没有号码显示,内容只有两个字,“小心!”

正在他狐疑的时候,脚步声由远及近,不一会,门口出现了一个瘦弱保安。

赵东对他有点印象,前几天孙胖子给自己分派了三个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这家伙带着黑框眼镜,模样有点猥琐,没事的时候总喜欢跟女朋友煲电话粥。

跟那两个家伙一样,根本不听招呼,要不是自己识破了孙胖子的阴谋,他们现在都得跟着背锅!

徐三看他不爽,冷笑着问了一句,“你来干嘛了?”

这人推了推眼镜,殷勤的回道:“那个啥,孙队长让我过来跟着赵队,有啥脏活累活,三哥尽管分配!”

徐三觉着奇怪,又问了一句,“就你一个?”

这人急忙道:“还有两个,他们说回去拿工具,一会就过来。”

赵东一声冷哼,其实无论什么单位,都少不了这种滥竽充数的家伙。

保卫科这三个家伙就是典型混吃等死的类型,大错挑不出来,但是根本不要指望他们能卖力气干活。

这样的人你拿他也没什么办法,因为根本找不到开除的理由,如果强制解除合同,还要支付一笔数额不小的违约金。

至于扣工资?

这种人基本上都是天州本地人,也不在乎那点工资,出来上班就是为了混个五险一金,只要每个月能拿上保底工资就行。

不攒钱,不买房,不愁媳妇,这种无欲无求的家伙,就是典型的滚刀肉。

孙胖子也是拿他们没辙,这才故意来恶心自己!

赵东想通此处,也就不再生气。

以前不跟他们计较,是因为名不正言不顺,现在怎么说他也是保卫科的副队长,是时候秋后算账了!

至于转了性的小眼镜。

赵东想了想,决定先放他一马。

仓库又脏又乱,三个人很快就忙活起来,最起码先收拾出一个可以歇脚的地方再说。

过去了大半个小时,那两人才姗姗来迟。

一个拎着干抹布,一个拎着空水桶,一副装腔作势的模样。

“赵队,您自己怎么还亲自干上了?有什么活吩咐我们就是了!”

赵东擦了擦汗,“没啥,你们也自己找活干吧,我也才来帝苑没多久,以后还得大家多关照。”

“好说,好说!”两个人对视一眼,眼中的鄙视一闪而过。

狗屁队长,还不是被孙胖子给穿了小鞋?连带着他们也跟着遭了秧。

三人忙前忙后,再加上两个偷懒耍滑的家伙,总算赶在下班之前将仓库的一角收拾干净。

不过仓库很大,他们也只是收拾出了一个简单的休息区。

好在各种办公家具都是现成的,搬过来就能用。

办公桌、办公椅、文件柜、折叠床,各种办公用具什么都有。

就连电视机、微波炉和空调扇都一应俱。

环境虽然简陋了一点,可看上去还不错,很有点复古工业风的感觉。

两个偷懒耍滑的家伙眼前一亮,也不觉着是什么苦差了。

风不吹,日不晒,想躺就躺,想睡就睡,也没人管,比孙胖子那边可舒服多了!

赵东开口道:“以前这里是由保安队那边轮流看管,既然交给咱们负责了,安这块大家上点心。”

众人打着哈哈。

刚才那条警示的短信让赵东如鲠在喉,刚才干活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算计,“徐三,一会把值班表排出来,从今天开始,两班倒,仓库必须有人守夜!”

徐三够机灵,根本不用赵东吩咐,一张值班表已经排好了。

两个偷懒耍滑的家伙一组,他和小眼镜一组,两组人轮流守夜。

至于赵东,根本就不在值班表上。

不过他毕竟是副队长,有点特权很正常,众人也不敢说什么,寒暄一番就下了班。

等赵东走远,两个留下来的家伙嘀咕起来,“王哥,今晚咱们真要在这守夜啊?”

那人冷笑,“守个毛线?狗屁队长,拿着鸡毛当令箭!这破仓库有啥可守的?就算真的有贼闯进来,都是些大件,怎么运出小区?”

那人想想也是,孙胖子虽然业务能力不咋样,可帝苑毕竟是高档别墅区。

安保和门禁有着很严格的规范,而且夜视的红外摄像头几乎无死角覆盖,哪个不开眼的贼会来这里偷东西?

何况就算真偷了也带不出去啊!

“走,出去喝酒,今晚回家陪老婆!”

“不会被赵队长发现吧?”

“狗屁,给面子喊他一声赵队,不给面子,他赵东就是卵的!”

“那孙队长交代下来的怎么办?”

“这两天风声紧,过几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