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身后站着两个人。

于志自然没话说,从病房的角落里,抄起一个暖水壶就抓在了手里。

只要那边动了手,他肯定毫无顾忌的跟上!

另一个人是李丹,她满脸崇拜的看着赵东背影。

也不知道为什么,本该让她紧张的压迫气氛,因为赵东的存在无比心安。

或许是内心深处的英雄主义情节作祟,她总觉着这一刻的赵东无比男人。

霸道,护短,又不讲道理!

是那种能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英雄好汉,浑身上下都透着仗义!

至于一旁同样骁勇的于志,被她自动忽略。

跟李丹的看法相反,有人觉着赵东无比刺眼,指着他的鼻子喝骂,“孙子,这里没你事,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赵东摸了摸鼻子,“难道没人告诉过你,在病房里说话不要太大声,会影响病人休息?”

话音落下,他一脚踹出,正中对方小腹。

清纯校花小清新校服写真唯美动人

那人“扑通”一声跪地。

不等挣扎,有黑影迎面而来。

巨大的力道,就像是被人一列汽车重重撞击,男人只来及一声闷哼,已经贴地倒滑而出!

为首的男人微愣,然后伸手入怀。

随着他的动作,赵东眼神眯起。

于志更是将暖水瓶举过头顶,咋咋呼呼道:“孙子,手拿出来,要不然别怪你爷爷我不客气!”

男人似乎极有底气,警告了一声,“兄弟,我劝你最好别冲动,看完我手里的东西再说话!”

赵东压下于志的手,掏出一根烟道:“我这个人特别不喜欢被人威胁,希望你拿出来的东西,是你不会挨揍的理由!”

男人不理会,随手抽出一个牛皮信封。

伸手打开,几张照片雪花一般落在床上。

赵东只看了一眼,脸色忽然变得低沉。

说心里话,昨天听那个小倩的说辞,他就觉着这事没那么简单。

果然,看见床上的这些东西,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被证实!

至于王猛,阴沉的脸色好似锅底。

他攥着拳头,声音几乎沙哑,“这些照片是哪来的?”

男人反问,“王哥,您觉着呢?”

“难道是我拍的?我肯定不敢。”

“宋晓倩你认识吧?就是你的那个女朋友,这些照片都是她拿给我的。”

“当做抵押,她从我这里借了一百万。”

“原本以王哥你的面子,我也不会这么急着催款。”

“这不,今天上午,我就已经联系不上她了,没办法,我就只能找到王哥你这里了!”

赵东吐了口闷气,骂了句,“贱人!”

正说着,病房外面有人进来。

郁晓曼手里拎着水果和洗漱用具,将刚才的话听见了一半。

赵东愣住,没想到这事竟然会让郁晓曼撞见。

他上前半步,想将床上的照片挡住。

郁晓曼走上前,“行啊,东子,你够讲兄弟义气的啊,他王猛敢作敢当,难道还怕我看?”

说着,她伸手推开赵东,直接捡起了床上的照片。

大部分都是床照,但不是那种镜头,而是趁着王猛睡着时偷拍的。

有单人照,还有两人的合影,其中一张,更是把王猛的证件拍了个特写。

郁晓曼厌恶的丢到一旁,看向王猛问,“她不是学表演的么?什么时候改行学摄影了?”

“还真别说,拍的不错!”

王猛黑着脸,“我的事不用你管!”

郁晓曼讥讽,“不用我管?那你打算怎么办?坐牢,还是去蹲监狱?”

她也不给王猛张嘴的机会,看向男人道:“不就是来要钱的嘛,说吧,多少?”

男人比划着大拇指,“还是这位美女痛快,连本带利,一共两百万!”

“看在王哥的面子上,我可以宽限三天。”

“三天之内,利息分文不涨!”

“三天之后,要是看不到钱,这些照片自然会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

郁晓曼直接说,“两百万不是小数目,我得筹措一下,你留下电话,明天我联系你。”

不等郁晓曼追问,男人急忙道:“您放心,我不会坏了规矩,钱到账,照片立马销毁!”

王猛脸色尴尬,一双拳头紧紧攥着床单,手背也蹦起条条青筋。

麻烦是小倩搞出来的,反倒要让郁晓曼帮着出头摆平。

他的一张脸往哪放?

深深的无力感,好似男人的尊严在这一刻被人踩到脚下,荡然无存!

随着他的沉默,病房里气氛沉闷。

眼见那边正在跟郁晓曼互留联系方式。

赵东突兀开口,犹如闷雷在耳边炸响,“等一等!”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眼见赵东出来坏事,男人也顾不上那么多,硬着头皮警告了一句,“兄弟,不该管的事,你最好别往里搀和!”

赵东没搭理他,他伸手道:“小丹,把卡给我!”

李丹半点没犹豫,直接就把银行卡递了过去。

赵东看了看那个男人,“我他妈还以为你是来干嘛的!”

他走上前,用银行卡拍了拍那个男人的脸颊,“不就是要钱嘛?搞这么多名堂,以为我们兄弟给不起啊?”

“POS机带了么,要不要给你点时间回去取啊?”

男人微愣,然后堆上一张笑脸,点头哈腰的讨好道:“呦,大哥!”

“我错了!”

“是我狗眼看人低,您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说着,他挥了挥手。

很快有人递过POS机。

一番操作,转账很快完成。

赵东叫住他,点了点他的胸口,“天州不大,想找你太简单了。”

“今天给你钱,也不是怕了你。”

“主要是这事太脏,我们兄弟就当花钱请你擦个屁股!”

“钱,你拿走了!”

“哪天让我在外面听见任何一句不该听见的,我会让你双倍吐出来,你信么?”

男人咕咚咽了一口唾沫,连忙点头,“大哥,您放心,绝对不会!”

赵东懒得废话,“滚!”

一场风波来的快,去的更快。

郁晓曼抱着肩膀奚落,“行啊,东子,够仗义的啊,两百万拿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说着,她阴测测的问。“我妹子知道你这么有钱吗?”

赵东苦笑,“晓曼姐,我你还不知道嘛?我们家的钱都是小菲管着,我兜里比脸还干净。”

“前段时间,我找了个项目,猛子投的资。”

“我和大志都是给他打工的!”

于志反应略慢,“对对对!”

郁晓曼冷笑,“行啊,王猛,没少背着我藏私房钱啊!”

“看来,今天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说着,她拎包就走。

赵东示意于志留下,急忙追了出去。

没走两步,就看见郁晓曼站在原地,目光好似将他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