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郑重起身道:“赵东,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不应该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的前提下,贸然把你们牵涉进来。”

刚才赵东说的那些,她不是没想过,只不过抱有侥幸心里罢了。

如今被赵东这么一番夹枪带棒的嘲讽,立时就认识到了自己的武断之处。

其实让伍强来执行这次任务也是迫不得已,在此之前,九处已经派出过好几次卧底,无一例外的失败。

如果这次依旧没有所获,再过半个月,银行那边只能放款。

一旦资金流入境外,无异于大海捞针,别说定罪,再想追回都是天大的难题。

所以白冰这次来天州的目的只有一个,赶在对方把资金解封之前,拿到合法证据,把这笔黑钱拦在国门之内。

至于菲利斯组织的人会不会参与之中,她只能选择性的忽略。

赵东也觉着刚才说话重了,道歉说,“对不起,白组长,刚才有点激动,我也是对事不对人。”

白冰摆了摆手,“没关系,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这次行动的指挥我会交给唐柔负责,至于我,跟你们一样,也进入到第一线!”

“我不是这个意思。”

赵东有些意外,刚才说那些话完是为了把小五摘出来,倒不是想让白冰怎么样。

清纯少女铁路旁的迷人微笑写真

白冰执拗的说,“不用说了,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

赵东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我不同意!”

白冰诧异的问,“你不同意?赵东,我是这次行动的组长,你有什么权利不同意?”

赵东被问住。

白冰继续说,“伍强,你如果不想参加,我不会勉强,不过为了保密,会暂时的将你留在九处,我希望你能理解!”

伍强那边沉思了一会,“东哥,白组长,这次的行动,我想参加!”

赵东没多问,盯着他看了良久,“你考虑好了?”

伍强沉声道:“我想好了!”

赵东也不再劝,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

最开始的担心,是怕伍强稀里糊涂的被卷入这件事当中。

既然他已经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还执意要参加,那肯定是有他的理由。

作为兄弟,护他周就是了,多说无益。

“白组长,既然如此的话,我没意见,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

“如果菲利斯的成员没有出现,一切行动按照你们的既定部署,我不参与,只负责保护小五,并且暗中协助他的行动。”

白冰等着他的下文。

“可如果有任何我觉着不对劲的地方,一切行动,按照我的方案来执行!”

白冰惊诧,“你的方案?”

赵东重复说,“没错,我的方案!”

白冰怀疑自己听错了,这次的任务,行动方案一共准备了三套。

每一套方案都是拿到专家会议上,经过员的分析、讨论才最终确定。

复杂只是一方面,最重要是牵涉极多。

各种资源的调配以及人员部署,包括警方、消防、医疗的配合,都要事无巨细的安排到位。

虽然这份方案也只是作为参考,一旦应用到实际当中,会由相应的负责人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临时调整。

但就算如此,也不是某个人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可以决定的!

可以这么说,目前的三套方案,是九处倾尽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才最终完善的。

赵东这个家伙可倒好,只一句话,就要让所有人按照他的方案来行动?

她勉为其难道:“这个我不能保证,不过你可以把具体的方案交给我,然后大家开会讨论一下……”

白冰觉着自己简直是疯了,竟然答应要把赵东的方案拿到会上讨论?

万一到时候有人问起来,该怎么解释?

赵东摊手说,“方案现在还没有。”

白冰傻眼,“还没有?”

“没错,我需要实地考察一下,才能给你准确的答复。”

赵东知道,九处在制定行动方案之前,肯定已经提前进行了实地考察。

但是在这种细节上,他只相信自己。

白冰皱了皱眉,“时间上来得及么?”

“同时进行!小五成功打入之后,肯定也不会立刻展开行动,我会利用这段时间拿出具体方案。”

“赵东……”

白冰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可以把赵东的方案拿到会上讨论,但是她没有办法保证大家会通过这个方案。

赵东缓和了一句,“你放心,不会让你为难,只是抓捕时的预备方案,不需要太多的人手。至于你们总体行动的大方案,我不搀和,也没那个精力去操心。”

白冰多多少少知道赵东有点本事,可听见这话仍是忍不住腹诽。

九处目前拿出来的三套方案,是情报组十多个人,用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才最终完善。

听赵东的意思,怎么像是过家家似得容易?

难不成在他的眼里,九处的人都是废物不成!

她强忍不快道:“这个到时候等你拿出方案再说,我没有办法给你保证。”

赵东转过头,“白组长,那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到时候没有人手来执行我的方案,我会立刻带着小五撤离。”

白冰终于忍不住,“赵东,你不要太过分!”

她觉着自己已经足够忍让了,要是唐柔在此的话,肯定二话不说就给否决了。

这个家伙可倒好,竟然以撂挑子当威胁?

真当她好说话嘛!

赵东沉声道:“白组长,这是我的底线,当然了,你们也可以按照自己的行动方案来准备,给我预留几个人就是了。”

白冰觉着,这个要求还不算太过分。

九处有不少人,到时候临时抽调几个,听从赵东的调配就是了。

想了想便问,“你需要几个?”

“五个,但不要新手,出了问题我担不起责任!”

“放心吧,九处虽然是文职部门,但也不都是文弱书生。”

见赵东没了动静,她又问,“还有什么要求,一并提出来。”

赵东简洁的回复,“九处的外勤工作证,任务经费,一辆车。”

想了想,他又补充,“车不要太显眼,十万左右,二手的最好,油卡一并准备好,给你们九处干活,总不能让我出钱加油吧?”

白冰见他说的轻松,忍不住调侃,“要不要给你准备一把枪,然后再装满子弹?”

“你们有资格配枪?”

白冰黑着脸,头也不回的离开。

总算知道唐柔为什么讨厌他了,哪壶不开提哪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