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条件有限的年代,乔家能给叶音照几张相片,这足以充分的说明乔家的家境不错。

那是一张黑白的合家福,相片上还有乔慈的爷爷奶奶。

只不过,二位老人已经去世,去世之前还特别交待乔知秋,一定要找到乔素卿和乔念。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孩子与父母分离、兄弟姐妹分离、朋友分离,这是常有的事。

直到后来,时局稳定,百姓才避免了颠沛流离,开始各自的安定生活。

叶音看着黑白相片中的那个年幼的自己,蓦然鼻尖一酸,莫名想哭。

“爹娘、妹妹、妹夫,我们先边吃边聊?”

景岱宗见佣人准备好饭菜后,便招呼着乔家父母以及叶家五口进餐厅吃饭。

景家的餐厅,是一张圆形的餐桌。

餐桌中间摆着一束鲜花,每位餐椅前面摆的碗筷,都十分精致。

叶家五口人依次坐好后,乔知秋问叶音,“念念,这是你的大儿子吗?”

叶音这才反应过来,她从进景家开始,一直都在沉默,完没有告诉乔知秋和周雅文自己的丈夫是谁。

红唇美女清纯范迷人美背私房写真

“这是我丈夫叶云开。”

叶云开真诚开口道:“爹、娘,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给音子,哦不,念念幸福。”

叶音又指着叶国瑾道:“这是大儿子,叶国瑾,今年十八。”

“外公外婆好。”

叶国瑾感觉到乔家和景家都是有钱有势的人家。

他身为儿子,也不想让别人瞧不起自己的爹娘,便道:“我现在是犯罪心理学教授。”

叶国瑾这话一出,乔知秋第一个都愣住了!

十八岁。

犯罪心理学教授。

这可是史上最年轻的教授。

“不错,后生可畏。”

乔知秋的眼眸就更灼热了。

他想,能把叶国瑾教育成为教授的家庭,一定是不会虐待自己女儿的家庭,心里养育乔慈长大的那对好心的夫妻,就更多了几分感激。

“这就是琳琅?”乔知秋慈爱的看着叶琳琅,轻快道:“我都听你大姨说了,要不是你呀,我们一家人还不会这么快团聚!琳琅,谢谢你把我的女儿带回到我们家。”

实在是气氛有些凝重,叶琳琅只得充当起开心果的角色,她甜甜道:“那外公外婆有没有什么奖励给我呀?”

“琳琅……”叶云开低低呵斥道:“别没大没小的。”

他是真的担心乔家父母,会瞧不起他这个泥腿子。

会觉得他配不上叶音,万一他们以后让叶音和他离婚怎么办?

周雅文则是温和看着叶琳琅,“琳琅,奖励你一对外公外婆,好吗?”

叶国瑾明白叶琳琅这么做的动机,便不遗余力的把叶琳琅的糗事往外抖露。

“外公外婆,琳琅小的时候,还因为别人有外公外婆,自己没有和别人打过一架呢,所以,你们就是给琳琅最好的礼物啊!”

叶琳琅气的娇喝道:“哥,你过份了!!”

随着叶琳琅和叶国瑾两人一唱一和,餐厅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欢快、活泼了许多。

“乔慈,你如果有时间的话,能不能带我们俩去见见养你的父母?”

差24张月票,加更一章呀!冲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