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天的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

他对楚风还是十分了解的,一个极致张狂的家伙,甚至作为搭档的时候,他都是争强好胜的那一个,不甘屈居人下!

可这次见到楚风,他有另外一个感觉,完看不透对方,准确的说,他把自己隐藏的太好了!甚至面对自己这个多年的兄弟,都不愿意多说什么!

许天知道,他一定是经历过什么,遇到了不少困难!

甚至可以预见,这几年他是怎么过的,一定吃了不少苦,心里有很多委屈吧!

“这件事情,没什么!也是很偶然间,我碰到了一个神医,治好了我的腿,但是这多年的习惯,一时间还改不过来,习惯拄着这根拐杖!”

楚风笑了一下,随便说出一个借口。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当初的楚风作为夫关楼内如日中天的杀手,和许天交相辉映,双星闪耀!

可因为那次行动,楚风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当初的所有人都觉得,楚风一定死在了对方的手里!

可谁都没想到,他回到了京都市,治好了自己的双腿,可家里的一场巨变,将他彻底的击垮!

楚风,本名陈岚!

红裙少妇巴黎时光

他也是陈家老爷子陈古指定的唯一继承人,在他在夫关楼的时候,楚风的二叔陈天将自己的爷爷杀害,继任了陈家!

甚至在他回来的时候,将他拒之门外,将他视作家族的逆子!

为了苟活,为了生存,为了复仇!

他必须装出身体残疾,没有任何竞争压力,否则陈天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

陈天的儿子陈虎是他的表兄弟,可这个兄弟却派人监视他,甚至派人不断地挑衅他!

胡老三表面上是收保护费的,他也是古家的人,实际上,还受到了陈虎的指派!

如果不这样苟且偷生,陈虎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干掉,铲除自己这个路障!

他在等,等一个机会!

等一个可以干掉陈家,咸鱼翻身的机会!

“你在撒谎!”

尴尬的局面下,坐在沙发上的柳盈盈突然站了起来,来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她的目光落在楚风的身上,仔细的盯着对方的眼睛!

“我没有说谎!”

楚风目光一沉,直接回答道。

“我知道你,你叫陈岚!是陈家老爷子陈古最喜欢,最看重的孙子!甚至是唯一的继承人!而你却是陈天的心腹大患!”

“你到底是谁!”

“咱们见过面!交过手的!”

柳盈盈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亮银面具,摆在了楚风的面前,笑道:“这个东西!你很熟悉吧!”

“是你!”

楚风一张脸顿时变得恐怖起来,连同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肉眼可见,他的情绪在逐渐变化,燃烧的怒火蔓延到每一个人的心里!

“所以!你是在说谎!”

柳盈盈淡淡一笑,继续说道。

许天看着两个人的反应,似乎也看明白了一点!

这俩人好像有着很深的仇恨!

“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许天!如果你想要我参加行动的话,这个人,必须离开!”

楚风的怒火被自己完美的压住,目光从柳盈盈的身上抽离,落在许天身上。

他的话,异常冰冷!

没有任何复杂的情感,像是在命令许天!

“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许天并没有立即答应下来,看着这些剑拔弩张的气氛,他不知道怎么解决,但他知道,楚风既然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有他的道理!

“她们追杀过我!我装成瘸子,和她们有很大的关系!”

楚风目光低沉,眼神肃杀的望向其他的另外几个女孩子!

她们当中的几个,都追杀过楚风!

“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天一头雾水,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们两个居然还有这样的纠纷!

“军少!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我不知道陈家和古家有什么样的关系,但那个时候,古无双的确派我们十二个追杀楚风!只不过后来我们任务失败了!他也彻底从所有人的视线里消失了!至于仇恨吗!多少还是有一点的!”

柳盈盈十分淡定的说道。

有一点!

把人家逼得都装瘸了!

这是一点点吗!

“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如果当初不是你们!我会不是陈虎的对手!我会在陈家的继任上失败!我落到这步田地,你们有直接关系!”

楚风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怒火,指着柳盈盈的鼻子骂道!

当初的陈家,势单力薄,楚风回去的时候,也并未引起多大的风波,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他拿两年的经历和职业!

所以没人选择和他抗衡,也没有人要争夺陈家的位子!

可就在那一夜,一群人突然冲进他的别墅,追杀他!

年轻的楚风,经验不足,在多人的轮番攻击下,最终不敌,选择隐退!

这么多年,他也在观察陈家的动向,暗地里调查他们!

楚风怎么也没想到,陈天居然会和古家勾结在一起,而追杀自己的那些人,就是盈鸳十二!

还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却在这里见到了!

“我不得不说,你的实力很强!我们姐妹十二个都没杀掉你!还是让你逃掉了!”

柳盈盈有些羞愧的说道。

那也是她们心里的唯一败绩!

“现在不要说你们十二个,就算是再来十二个,我楚风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楚风拳头在袖口里攥的咯吱作响!

楚风不是在吹牛,现在不要说盈鸳十二,就算是面对许天,他都不会皱眉!

这么多年的归隐,他就是在修炼自己的实力!

有朝一日,报当日之仇!

“我相信你!我敬你是条汉子,但是那个时候咱们各为其主!你也不能怪我们!”

“不怪你们?!你们为虎作伥,不分好坏!还好意思说各为其主!古无双那样的畜生,也值得你们卖命,由此可见,你们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楚风目光一愣,看着柳盈盈,嘴里的话自然不是很好听!

“”

柳盈盈一脑门黑线,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硬气,而且他似乎还没有放开心结,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

也对!

这对一般人来说,这样的屈辱都是无法忘记的!

“好了!这件事情我大体知道怎么回事了!”

看着争斗的两个人,许天阻止了下来!

这件事情,他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也难怪,为什么楚风会这么生气!完可以被理解!

“许天!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楚风目光如水,看着许天问道。

这件事情,必须被解决!也必须要给他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