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浅听见叶琳琅这句法语,一张俏脸,涨的通红。

她……

她……

她不是农村女孩吗?

她是怎么会法语的?

而且,她的吐字和语感怎么会这么纯正。

李知瑶等人在听见叶琳琅的这句法文时,也产生了一种魔幻的感觉。

叶琳琅见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后,便道:“原则上我同意李知瑶同学的话,学习别国的语言,学习别国的技术,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建设我的祖国,我不赞同的话只是那句,“最优美的言语”,因为在我的心中,我的母语,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

“我的祖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国家,我为她骄傲、为她自豪。”

“我们所有同学,从五湖四海来到少年班,我们是为学习的。”

“终有一天,我们会用我们的力量,为祖国的事业,添砖加瓦。”

“一代一代热爱着祖国的人民,会有自己的头脑、双手、双腿……”

亭亭玉立少女超短小背心运动写真

叶琳琅说到最后,有些泣不成声。

因为,她总会想起那些被压制、被孤立的黑暗时刻。

“我的祖国是我此生至爱,永不变心。”

教室里,傅城听见叶琳琅这一段话,双眸也是泛着热泪。

他何尝不是像叶琳琅一样,热爱着他的祖国呢?

在国外的时候,他爱的女人苦苦哀求他留下来。

要他在他心爱的她和祖国中间,做一个选择。

他丝毫没有犹豫的就选择了自己的祖国。

祖国需要他,他毅然绝然的回国。

回国的路程,千险万难。

所幸的是,有一群和他一样爱着祖国的人,和他踏上同一条道路。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恰好帝都大学广播里,飘出了这一首老电影《上甘岭》主题曲。

这一部电影,少年班大部分的同学都看过,自然而然也能哼出这首主题曲。

纪浅和李知微听见自己同学们都在哼唱这首歌,两人结伴之下,灰溜溜的逃去了厕所。

一路上,纪浅都阴沉着一张俏脸,冷哼出声道:“琳琅是故意的吧?”

李知瑶讥诮的笑出声。

“不厉害她会抢我堂姐的未婚夫?”

纪浅愣住了,追问道:“她抢你堂姐的未婚夫?李知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堂姐和谢家那位,虽然没有订婚的程度,可放眼这帝都城,谁不知道我堂姐是那位的未婚妻?”

纪浅问,“然后呢?”

“然后前段时间,谢家那位突然说,他有未婚妻了,就是叶琳琅,你品,你细品。”

“太过份了!”纪浅生气道:“我们少年班绝对不允许有这样品德、品性如此恶劣的人存在,知瑶,你放心,我马上就会为你报仇的。”

所有人考试结束后,距离中午放学还有一段时间。

傅城在批改试卷,由别的专业课老师过来上课。

中午临放学时,傅城拿着一撂试卷来到教室。

他一放下手中的试卷,沉沉的眸光环视过教室里一张一张年轻稚嫩的脸庞。

眸光落到段晓、叶琳琅、最终落到纪浅的身上。

清冽清润的嗓音缓缓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