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安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慕迟曜。

慕迟曜却下巴微扬,望着窗外,侧脸轮廓棱角分明,更加显得无比的冷峻。

好一会儿,他才侧头,看着言安希,忽然唇角微勾,似笑非笑:“言安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满意了?”

“什么意思?”

“秦苏不能嫁给我了,很高兴吧?”

“那是和她的事,与我无关。”言安希说,“我只想和快点离婚,离远远的。”

“是吗?”

言安希点点头:“是。慕迟曜,看到为了秦苏,不惜和爷爷对抗,不惜挨爷爷的拐杖,都不退步。我就知道,我真的输了。”

“输了?”慕迟曜冷笑一声,“言安希,分明是赢了!赢了慕太太这个位置!”

“可是这样的结果,不是我想要的。我在爷爷的帮助下,赢了这场婚姻,那又怎样?我却输了,输了这场爱情。”

只怕今天的事情过后,慕迟曜会对秦苏,更加的愧疚和怜惜。

言安希又说道:“慕迟曜,我们还是离婚吧。爷爷不会把怎么样的,他现在只是在气头上。”

美女户外春意盎然灿烂景色悠然自在

慕迟曜是慕家的长孙,慕氏集团商业帝国的掌舵人和继承人,慕家不能没有他。

就算爷爷再生气,过一段时间,也就会没事了。

毕竟,她言安希是外人,慕迟曜才是慕家人。

没有想到,慕迟曜没有回答她,反而是大步的走了过来,一把拉住她,就往外走去。

“慕迟曜,松手,我自己会走……”

“快点!”

“去哪?去民政局的话,我会配合的,不用强迫我走!”

可慕迟曜好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的力气更加大了、

言安希几乎是要被他拖在地上走了,而他从头到尾,根本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慕迟曜!”

他依然头也不回的走,不搭理她。

言安希急中生智,一口咬在他的手背上,狠狠的。

慕迟曜吃痛,这才停下了脚步,一双眼睛赤红,盯着她:“怕了?”

“我怕什么怕!有话说话,有事说事!这样拖着我走,算什么?”言安希说,“我有脚!自己会走!”

慕迟曜却冷冷的哼了一声,忽然弯腰一把将她扛在肩膀上,走出了餐厅,却没有往门外走了。

反而,他大步上了楼梯,往二楼走。

言安希被他突然这么的扛了起来,眼前的世界一瞬间天翻地覆,都是倒过来的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哪里,可是看到楼梯之后,顿时就明白了。

而且,言安希这样被他扛着,她脑子有些充血,脸涨得通红。

她又不甘心,双脚不停乱蹬:“慕迟曜,冲我发什么疯啊!不是要去离婚吗?去二楼干什么?放我下来!”

他忽然抬手,重重的一巴掌拍在她的臀部,痛得言安希惨叫了一声。

年华别墅里的人看到这个场景,都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今天……家里还真的是不平静啊。

慕老爷子这才刚刚走,现在慕先生和慕太太,又是要新一番大战的开始啊……

言安希在他的肩膀上,被颠得头晕眼花,偏偏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眼看着慕迟曜上了二楼,走在长长的走廊里,柔软的羊毛地毯,把他的脚步声部给吞噬了。

言安希连忙叫道:“我不去的房间!慕迟曜!”

慕迟曜听到她的话,顿了顿,改变了方向:“那就去的房间。”

言安希又叫道:“我也不去我的房间!放我下来!有什么事,就在走廊说!”

慕迟曜皱眉,停下了脚步,这一次倒是听从了她的话,把她放了下来。

言安希双脚一沾地,连忙撑着墙壁,大口的喘气,头发凌乱的看着他。

慕迟曜直接伸手,撑在墙壁上。

这样一来,他就把言安希,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了。

慕迟曜看着她,眼神越发的冷,让言安希都有些不自在了。

他忽然有些邪魅的勾了勾唇:“言安希,是不是很庆幸,爷爷发现了我们离婚的事情?”

“我为什么要庆幸?”言安希反问。

她巴不得快点离婚,然后离开慕迟曜身边,不想再被他伤了。

慕迟曜冷哼道:“他今天这么的维护,很得意吧?”

言安希咬唇,但是也毫不退缩的迎上他的目光:“我今天在爷爷面前说的话,做的事情,难道还不足以体现我的想法吗?”

“也许只是做戏呢?”

言安希一气。

“慕迟曜!我告诉,我从来不贪这个什么狗屁席太太的位置,我说了,我想和离婚,越快越好。”

“是吗?”

“是!”言安希说,“早知道,我就不劝爷爷了。让他多打两下,疼死最好!”

慕迟曜眼眸一眯:“言安希!“

她咬牙说道:“今天爷爷会过来,完是没处理好,的时机还没有到,现在怪我身上咯?是自己当初,要和我一起在爷爷面前装恩爱的!”

慕迟曜盯着她,目光如刀,仿佛要刺穿她的内心。

言安希坦坦荡荡的看着他。

“我和在爷爷面前装恩爱,就是为了防止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慕迟曜说,“可言安希,事情还是发生了。”

“反正我问心无愧。和秦苏的事情,绝对不是我透露给爷爷的。在爷爷面前,和他争执,我也还是帮说情,站在这边。”

“我知道不是。的一举一动,我心里清楚得很!”

“其实和爷爷闹翻了,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言安希说,“只会拖延我和离婚。”

说起来,言安希第一次看到,慕迟曜挨打。

爷爷的那一拐杖,打得很重,挨在身上,绝对是一片淤青。

一般人,谁敢动慕迟曜?

也就只有爷爷了。

言安希想了想,忽然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被吓傻了,其实她不应该劝爷爷的。

就该让爷爷再狠狠的打慕迟曜几拐杖,让他疼一下,也让他好好的感受,什么叫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