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婷上前,拦住赵东道:“东哥,算了,小晴也不是故意的……”

赵东视线绕过她,“什么叫不是故意的?你不用替她说话!”

“苏晴我告诉你,你的泡面是外带的,不是堂食!”

“不找你要水钱,那是仁义!”

“找你要水钱,那是天经地义!”

“嫌贵?嫌贵你可以不用人家的热水!”

“把泡面砸人家身上,撒泼,耍横,动不动就来你千金大小姐那一套!”

“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苏家?人人都要让着你?”

“你以为我带你下来是干嘛的,游山玩水?”

“之所以带你出来,是你在天州惹了麻烦,你姐还在那边帮你忙前忙后的擦屁股!”

“可你呢?不思悔改,刁蛮任性!”

“我不是怕事,我就是不想惯着你的臭脾气!”

可爱萌妹纸

“还有我告诉你,我出去办事的这段时间,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镇上,哪也不许去。”

“要是能待,就给我收收你的大小姐脾气!”

“要是待不了,不愿意吃苦,滚回去!”

苏晴眼眶刷的红了,憋了憋嘴角,愣是倔强忍着。

熊晨等人也跟着劝,“东子,算了算了。”

姑姑看见阵仗不对,也在同时下车进屋。

她将苏晴抱在怀里,呵斥了一句,“赵东,你凶什么凶?有什么话不会好好说!”

苏晴转身,扑在姑姑的怀里哭了起来。

张婷也跟着安慰。

有了这个插曲,谁也没心思再久留。

结了账,一行人先后离开。

……

另一边的车上。

三个男人唏嘘感叹,烟雾连天。

尤其是老六,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熊哥,你还真别说,东哥太牛了!”

“就这收拾女人的手段,那真是……你不服都不行!”

“苏家的这位三小姐,在家里肯定也是无法无天的主儿,结果你看看在东哥手里,被收拾的服服帖帖,半点脾气没有!”

“我还跟你说,这也就是东哥,换成别人还真的镇不住!”

见熊晨不说话,老六诧异,“熊哥,你怎么回事,心疼了啊?”

熊晨瞪了眼,“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老六回头,跟冯唐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

冯唐跟熊晨不熟悉,只是觉着对方情绪变化不小。

至于老六,因为他跟熊晨接触更多一些,所以隐隐察觉到了不对。

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既然熊晨不愿意承认,谁也没捅破这其中的微妙变化。

……

剩下的路途,苏晴和姑姑坐在了一处。

张婷坐在副驾驶。

低沉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目的地。

短暂修整的功夫,众人都不在。

张婷歉意走上前道:“东哥,真是对不住……”

赵东诧异,“好端端的,你跟我道歉干嘛?”

张婷苦笑,“要不是我的提议,咱们也不会在那里提前落脚,那就没有这些麻烦了。”

赵东摆手,“跟你没关系,我早就看不惯苏晴了,正好借着这次的事说说她!”

“我最晚明天就能回来,你要是方便,就帮我盯着点她。”

张婷随意笑了笑,“真不带她过去?镇上环境可不好,你就把他一个人扔下,舍得么?”

赵东感叹,“就她这胆大包天的个性,我哪敢带在身边?”

“再说了,姑姑也在镇上,没事。”

……

另一边。

苏晴抱着膝盖,一个人坐在墙头上。

嘴里叼着一根稻草,吊在半空的双脚一阵乱踢。

身后有脚步声接近。

她回头一看,满脸的失望的问,“臭狗熊,你来干嘛?”

要是往常,听见这个称呼,两人早就开始斗嘴了。

今天例外,熊晨手里提着东西,直接递了过去,“喏,给你的!”

苏晴看也不看,“什么?”

熊晨解释,“面包还有饮料,你中午没吃,先对付两口。”

苏晴瘪嘴,“我不要。”

熊晨苦笑,“东子让我买的,你要是不吃,我可没法回去交差!”

苏晴眼前一亮,“他?他让你买的?给我买的?”

熊晨忙着点头,“可不是……”

苏晴转而失望,“那我也不吃,饿死了才好,反正又没人心疼!”

熊晨忙说,“你这话说的,怎么可能没人心疼?”

苏晴略有些忐忑,“谁心疼?”

熊晨咧嘴抓头,开着玩笑道:“我啊!”

苏晴没听见想象中的答案,先是愣住,随后一副错愕模样,“你说什么?”

熊晨面色一变,好在他皮肤黝黑,丝毫看不见异样,“我是说,我们都是都东子的朋友,大家都把你当成妹妹一样,怎么可能没人心疼你?”

苏晴将信将疑,“真是他让你买的?”

熊晨连忙点头,“真的真的,我骗你干嘛?”

苏晴伸出葱白手掌,娇哼道:“拿来,反正是他买的,不吃白不吃!”

吃了两口,她又踢了熊晨一脚,“还有你臭熊,就你还朋友呢?刚才就属你没义气!”

“我姐夫说我,你都不帮我解释一下!”

“你说说,那事怪我么?”

熊晨附和,“不怪,不怪!”

苏晴又踢了脚,“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熊晨揉了揉被她踢过的地方,难得没了脾气,“我……”

苏晴挑眉,“赵东让你给钱你就给钱,一点也不男子汉!”

“你就那么怕赵东啊?”

熊晨苦笑,“苏晴,这不是怕,这是兄弟之间的信任!”

见苏晴不信,他低声解释,“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觉着东子是那种欺善怕恶的人么?”

苏晴犹豫片刻,坚定摇了摇头。

她印象中的赵东,天不怕地不怕,嫉恶如仇,敢作敢为。

熊晨点头,“这不就得了,今天这事,东子一定有自己的主张。”

“要不然的话,用不着我出手,就那几头烂蒜,都不够东子塞牙缝的!”

苏晴不信,“他有那么厉害?”

熊晨点头,“那当然,东子这人你别看平时很低调,没什么脾气。”

“一旦被人碰了逆鳞,很吓人的!”

“刚才那会他就差点爆发,至于后面为什么忍住了,那我就不清楚了。”

“不过我作为他的兄弟,肯定是无条件的信任,你作为家人,难道还有理由怀疑他么?”

苏晴反问,“家人?”

熊晨应承,“对啊,你管他叫姐夫,难道还不是一家人啊?”

正说话的功夫,不远处有人接近。

苏晴抿着嘴,心跳略显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