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少,出什么事情了,哪里打枪?!”

老三躬着身子直接来到了许天的身前,将手里的狙击枪递到了许天手里,声音里透着紧张!

刚才在车里,他也被这一声刺耳的枪响所惊醒,作为一名职业的狙击手,他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枪的型号麦克米兰Tac-50狙击步枪,这种狙击步枪,破坏力惊人,射程最远!

只有顶尖狙击手才可以操控,准确的击杀!

紧接着,他便接到了许天的电话,所以抱着自己的狙击步枪直接跑了进来,果不其然,许天和房间的主人都躲在家具的后面,地上还有一个刺目的弹孔!

很显然,他们的狙击目标正是许天!

“出什么事情了?!难道你是聋子吗!”

手里的子弹装好,狙击枪架在肩头,许天低沉的目光沉沉开口问道。

“军少!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邓飞那个家伙!老虎探长可是交代过,不要杀他,如果咱们真的动手了,和曲家为敌,到时候这事情真的不好办,,,,”

一只手掌拦住了许天的枪口,担忧着声音说道。

“你给我放开!”

看着眼前的老三,许天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严厉,他没想到,这个老三耳朵居然这么好使,他和老虎探长的谈话,这家伙都听到了!

娇嫩如花清纯家中妹妹图片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这些东西许天完不在意,尤其是老虎探长,他可以放弃女儿的仇恨不管,许天也可以不去过问,但是现在对方找上门来了,想要杀掉自己!

那他没有退路,也没有放掉对方的理由!

“军少!我不能让你犯错我啊,千万不要,不要杀掉那个邓飞,,,”

“你给我滚开!”

许天一脚将老三踢开,手里的狙击步枪直接抬起,瞄准子弹飞来的方向,几乎是同一秒钟,枪响而起!

眨眼之间,第二枪,应声而出!

而远处的那栋别墅里,两具尸体齐齐倒地!

正是邓飞和另外一名狙击手!

邓飞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他怎么都没想到,许天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会一枪毙命!

而他带来的狙击手,同样未能幸免于难!

“军少,你惹大祸了!”

老三从地上爬了起来,也顾不得身的疼痛,舌头发直的说道,他眼里的目光逐渐的没落下来!

虽然他不知道别的,但是邓飞他是认识的!

尤其是对方霸道的性格,邓飞的母亲曲婷婷更是曲家的直系人员,绝对是惹不起的!

今天杀了邓飞!

曲婷婷那个母老虎岂能善罢甘休啊!

“惹祸?!老三我告诉你,摆清楚自己的位置!如果这件事情被外人知道了,我先杀你!”

许天收起手里的枪,声音冰冷的说道。

“军少,我,,,”

老三到嘴边的话,又生生的吞了回去!

倒是一旁的鹤九龙和他的儿子彻底的愣在那里了,震惊的不像个样子,两个人下意识的推了推下巴!

“这么远的距离,居然真的成功了!”

鹤九龙目光低沉,在心里重重的说道,虽然他算不上是成名的狙击手,但也有射击方面的爱好,从那两声沉闷的响声,他就足以判断!

许天接连开出的两枪都得手了!

如果那个家伙真的是邓飞的话,肯定已经死了!

“这种畜生,居然会主动惹到我的头上!简直是来送死的!”

许天冷笑一声,低沉的目光望向远处,直接将手里的枪扔在了老三的手里,目光一转,看向鹤九龙,道:“鹤九龙!和曲家的这件事情,我问你,你到底怎么办!”

“军少,你,,,,你想怎么办!”

鹤九龙眼睛眨了好几下,这才回过神来!为尊书院

“怎么办?!我现在都把邓飞杀了,你说我想怎么办!”

的确,这就是他给鹤九龙的态度,邓飞是曲婷婷的儿子,他的态度当然是直指曲家!

“我,,,我,,,”

鹤九龙双眸低沉,竟低下头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呵呵呵,人家都说太极门出了一个绝顶的天才!现在看来,你也不怎么样!优柔寡断,这点勇气都没有,你不配和我做朋友!”

看着对方的表情,许天已经将对方的心里摸了个大概!

他没想到,鹤九龙会这么优柔寡断,这点事情居然会思考这么久!

曲家制造了惊天屠杀,让太极门在一夜之间没落,可现在作为门主的鹤九龙,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这的确让许天万分意外!

但是想来却也不难,鹤九龙的实力不进反退,现在太极门也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上,如果在这个时候选择和曲家开战!

无疑将太极门推到了一个风口浪尖的位置上,一不小心,就会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他何尝不想替自己的族人报仇,将曲家这一杆杂碎部杀光,可他真的这么做了,这所有的一切失败,那太极门将会彻底覆灭!

“父亲!咱们不如和军少一起行动!这群畜生处处打压咱们,在这么拖下去,也早晚会将太极门拖垮的!”

一直站在鹤九龙身后的鹤源盛也站了出来!

他是鹤九龙唯一的儿子,也是被视为这太极门的接班人,而他的天赋也非常强大,继承了鹤九龙的基因!

但这家伙却脾气暴躁!

但他的想法都是为了太极门!

“你懂什么!一旦这么做,太极门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鹤九龙转过头,冷声呵斥!

“鹤九龙!你以为你不停地向后退,你就还有机会吗!”

许天目光低沉,继续开口说道:“这些年来,太极门有死灰复燃的迹象,他们可以在五年前选择屠杀太极门的天才,你以为他们今天的这种逼迫,只是一种偶然吗!”

“这个,,,”

鹤九龙脸色低沉!

他没有话,也不知道怎么去回应许天!

他怎么可能不明白!

最近太极门的生意部都在缩水,甚至有一些小家族都会跳到自己的头上,过来挑衅!

鹤九龙的心里,当然明白,这背后一定有人在指使!

“算了!”

看着对方一直是这样的反应,许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老三直接朝着门外走去!

“父亲!这有什么可犹豫的!”

“你给我住嘴!”

鹤九龙态度坚决,直接叫住了鹤源盛!

“军少,这家人就这个态度,咱们都不应该来找他们!”

老三坐在车里,发动车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戏演得不错!”

许天点了点头,十分肯定的说道。

“还不是军少教得好!曲家这群人欺人太甚,早就应该有人杀杀他们的威风!今天这个叫邓飞的蠢货!还以为咱们一直没有发现他呢!简直就是一头猪,,,”

说着,老三直接发动车子,开出了别墅区!

“呵呵呵,有的人就是很自信!”

许天同样笑了一声!

的确,从他们从市中心出来以后,许天就发现了邓飞的车!

许天不用猜,都知道对方是来做什么的,但是却没有戳破,而是演起了一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