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武神情顿时一愣,眼角闪过一丝没落!

这些事情他怎么会不明白呢!

自己的工厂这么多年来每况愈下,甚至现在到了濒临破产的地步,都是大哥冷文在背后捣鬼,有几次大单子也都是被他抢了过去。

但是性格的缺陷,让他从来不敢去反抗,也不敢和冷文去争什么,他只想安稳一点!

“一味地忍让,不能换来太平!冷文也只会得寸进尺罢了!”

许天岂能不知道自己岳父的性格,他只会一味地退,想保自己!

可冷文这么多年来,并未体会冷武的用心,一味的变本加厉,甚至让他的公司陷入了灭顶之灾。

“你给我闭嘴!还不是你惹的祸!”

见到许天开口,冷武恶狠狠地说到,如果不是许天突然出现,这一切都会顺利进行,现在可倒好,弄到这步田地。

“就是的!许天,这么多年来,你失踪无!难道你还想再害晴儿一次吗!”

虽然张燕的心里有点赞同许天的话,但这样一来,家不仅得罪了冷家,甚至还得罪了林家,思考再三,这次她选择和冷武站在一起!

“许天!我警告你,必须跟我女儿离婚!你离开冷家这么多年,冷家已经不欠你什么了!”冷武带着张燕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说道:“还有,你去给林家少爷道歉去,如果连累到我们,有你好看的!”

韩范短发个性美女高冷范写真图片

看着冷武消失在酒店大堂里,许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许天和冷晴晴走出酒店,一阵清风拂过。

冷晴晴含情脉脉的看着许天,说道:“对不起!其实这些事情都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也不应该趟这趟浑水!”

她被自己的爷爷当做工具,当成了谈生意的筹码,她的心里其实不怪许天。

只是恨自己,为什么出生在这么冷酷无情的家庭,为什么有那么窝囊的父亲,为什么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

“傻丫头!你是我老婆,我当然会保护你!”

许天淡淡一笑,搂着冷晴晴的腰,直接把她揽在怀里,说道:“放心吧,这一切都会过去!”

“那现在怎么解决?”冷晴晴担忧的问道。

以林峰霸道的性格,这件事情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

断指之痛,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耻辱,更何况是林家大少爷。

而且自己的爷爷也给了父亲警告,难道真的让她去离婚?!让她再次离开这个等了十年的爱人,她做不到!

“放心,有我在!”

看着怀里担忧的冷晴晴,许天在她的脸上爱意浓浓的轻轻掐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坐车离开了酒店。

傍晚,长园小区冷武家。

桌子上摆着八道热菜,冷武和张燕坐在餐桌旁,脸色十分难看。

“十年了,我以为他早死在外面了呢!”张燕抓了一把花生米,冷冷说道。

“如果不是这个瘟神,今天的事情就成了,如果拿到了三百万,咱们的厂子就有救了!”

就在两个人讨论的时候,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听到:“爸妈,我们回来了!”

许天和冷晴晴两个人先后走进了门,手里拎着一堆东西。

“许天!今天我跟你说的事情,你去办了没有?”冷武直接走了过去,焦急的问道。

许天摇了摇头。

今天下午,他们两个逛了一下午的街,顺道还去了一趟钟点房。

“爸妈,这是许天给你们买的东西!”

“谁稀罕他买的东西!”

“啪”

张燕将东西接过来,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散落一地。

看到许天的反应,冷武瞬间就炸了,扯着脖子喊道:“你这个废物!除了惹事什么都不会!今天你得罪了冷家和林家,还要我替你擦屁股啊!”

冷武是个最讨厌麻烦的人,平时家里交个水费,处理点麻烦都是张燕出面。

“爸!”

冷晴晴笑着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说道:“你为什么一直在指责许天的不是,他再怎么说也是我的丈夫,你都不应该骂他!再说了,这一切都是大伯的错,你有本事的话就去找大伯喊,这样子算什么!”

“”

冷武瞪大了眼睛,十分愤怒,但他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许天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走到餐桌旁,闻着一桌子喷香的饭菜,回身笑道:“妈,你的手艺还是那么棒!”

摸着有些咕咕叫的肚子,许天给每个人都盛了一碗饭,一家人这才坐下来吃饭。

冷武坐在椅子上连碗都没端起来,直勾勾的盯着许天。

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冷武都在担心冷泰说的话,他的内心不停地念叨着:事情一定办了!

可回来却听到这样的消息,他整个人差一点就爆炸了。

许天夹着菜,嘴里吃的津津有味,一碗饭很快吃完了,把碗递给冷晴晴:“老婆!再给我来一碗,妈的手艺真棒!”

“真是一头猪!”

张燕直接把手里的碗重重的放在餐桌上,一脸嫌弃的说道。

他惹了这么大事,现在居然像个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这么没心没肺的吗?!

还是他要报复冷家?!

“咚!咚!咚!”

此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会是谁!张燕和冷武对望了一眼。

冷晴晴在给许天夹菜,而许天手里的第二碗饭,也已经快吃完了!

“谁啊!”

张燕白了两个人一眼,扯着嗓子对门外喊道:“这么晚了,什么事!”

“二婶!是我冷龙!”门外少年直接回应。

听到门外的声音,冷武身剧烈一颤,然后抬腿就要往里屋躲,直接被张燕压了下来。

冷龙来肯定是没什么好事,多半是为了林家的事情,说不一定是老爷子来下最后通牒的。

如果老爷子知道这件事情没有办成,多半会将他赶出冷家。

“来了!”

就在一家人都愣神的时候,许天放下手里的碗筷,直接去开门。

“许天,你怎么还在这里?”

门打开的一瞬间,冷龙见到许天仿佛见到了鬼一般,但脸色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开口调侃道:“原来二叔并没有打算执行爷爷的命令,看来是准备和冷家断绝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