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医院那边有人敲开了病房门!

因为赵东提前交代过,姑姑早有准备,也并不算太意外。

进门的几个人都是便衣,开口就直奔主题,“谁是赵桐?”

姑姑站起身,“是我!”

来人道:“我们是……”

姑姑打断,指了指外面道:“我们可以去外面说么?我女儿在卧床休养!”

来人点头。

一行人来到走廊,对方先开口,“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大嫂吓了一跳,“你们想干嘛,凭什么说带人就带人?”

对方解释,“我们是县里的,因为正在调查的一桩案子涉及到了她,她得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大嫂拦在前面,“不行,我表妹正在住院,姑姑不能跟你们走,有什么话就在这说!”

来人皱眉,“你是什么人?”

粉嫩郭南汐的纯净气息

大嫂将姑姑挽住,“我是赵家的儿媳妇!”

来人态度逐渐强硬,“这位女士,你跟案情无关,请你不要妨碍我们!”

大嫂却不容争辩,“不行,你等赵东回来,在他没回来之前,我不会让人跟你们走!”

来人问道:“赵东又是谁?”

大嫂硬气道:“是我小叔,我们赵家的事都得他做主!”

来人直接回复,“那你现在就可以给他电话,但是不管他同不同意,这个人我们都必须要带走!”

争执中,这边的情况很快被舒晴知晓。

她带着几名护士,将一行人分开,“你们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医院,在这里喧哗什么?”

来人看了舒晴一眼,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舒晴也不怕他,“那又怎么了?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喧哗的地方!”

“病人情况特殊,需要家属留下配合我们做进一步的治疗,你们不能随随便便把人带走!”

将这些人交给手下的几名护士应付,舒晴急忙将两人拉到一边,“我挡不了他们多久,你们赶紧给赵东打电话,让他过来处理这件事!”

见两人迟迟不动,舒晴有些着急,“我是赵东的朋友,你们连我都信不过么?”

姑姑这才解释,“舒大夫,你别误会,小东刚才打电话跟我说,让我什么都不要管,哪也不要去,说是会有人过来处理这件事!”

正说话的功夫,电梯门开,一行人走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是个女人,紧身皮裤,绑带长靴,再配上黑色风衣,黑色墨镜,一出场就气势十足,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身后跟着五六个人,一个个也都脸色冷峻!

大嫂眼尖,第一个把唐柔认了出来,正准备张嘴,就看见后者摇了摇头。

大嫂急忙会意,低声跟姑姑说道:“姑姑,你不用担心,这是小东的朋友,肯定是小东安排的!”

姑姑这才松了口气。

倒不是担心别的,而是女儿在留院观察,这种时候她哪敢离开?

唐柔对走廊上的紧张气氛置若罔闻,来到一行人面前,直接问道:“谁是赵桐?”

姑姑会意上前,“我就是!”

唐柔公事公办道:“找你了解一点事,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有人立刻上前阻拦,“你们是干嘛的?赵桐要跟我们回县里!”

唐柔歪着脑袋看向她,“县里?”

“不好意思,我没听说过!”

来人差点气炸了肺,“这是我的证件!”

唐柔这才摘下眼镜,伸出细长的素白手指,将对方的证件拿过来看了看,然后又还了回去。

她嘴里“哦”了一声,反问道:“所以呢,你给我看这个证件的目的是什么?”

来人解释,“赵桐我要带走!”

唐柔干脆的问,“凭什么?”

来人差点被绕糊涂了,“我已经给你看证件了!”

唐柔言辞道:“不好意思,这是里天州,你们的证件在我这不好使!”

“再说了,就因为你亮了证件,所以我就要配合你?”

“小五,给他看看咱们的证件!”

伍强走上,同样递过了一本证件。

对面有人接过,皱眉问道:“天州九处,干嘛的?”

唐柔将证件拿了回来,扔给小五,“不好意思,以你的级别,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身份!”

说着话,她点了点对方,“而且,我也没有义务向你解释!”

“你们请回吧,这里是天州,我要的人谁也带不走!”

有人上前,开始耍横道:“我不管你们是干嘛的,谁先来的,人就得跟谁走!”

“而且我跟你们天州的相关部门打过招呼,你也必须配合!”

“要不然的话,你要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

唐柔咧嘴一笑,盯着他问,“你吓唬我啊?”

不等对方说话,她一个擒拿就将这人按住!

本就火药味十足的走廊上,瞬间就剑拔弩张!

县里这边人少,又人生地不熟,很快就落了下风!

有人出面缓和道:“有话好说!”

唐柔把人交给身后,“我一直在好好说话,是你们这位兄弟有些不讲道理,在天州还敢大放厥词!”

“真以为我唐柔是吃素的?”

来人缓和了一下语气,“他也不是故意的,这样,我立刻就给老板打电话,让他跟你说!”

唐柔挥手,“用不着,执行任务期间,我不听任何人的电话!”

“另外,这个人妨碍我执行公务,我要一起带走!”

“有任何不满,让你老板的老板跟我交涉,跟他说,我叫唐柔!”

姑姑这一次没有任何犹豫,跟着一行人走远。

风波来的快,去的更快。

就在这行人去落实唐柔身份的时候,姑姑已经被带到了医院里的一个安房间。

外面有人把守。

唐柔把电话打给了赵东,“按你的交代,事办完了!”

“不过嘛,出了一点小纰漏!”

赵东听完,脑袋都大了,“姑奶奶,我就是让你帮忙挡一下,你把他们的人抓起来干嘛?”

唐柔抬腿,掸了掸鞋尖,“一帮县里的土流氓,欺负人都欺负到我的头上了,我能惯着他?”

赵东无语,“那你也用不着把人扣下啊!”

“你这是嫌我的麻烦不够大,非得给我找点事?”

正说着,唐柔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嘀咕了一句,“够快的!”

看了看来电显示,她重新把电话放到嘴巴,“赵东,才几天不见,你又闯祸了?”

“这帮人来头不小,我只能帮你拖延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之后,我恐怕就帮不上忙了!”

“不管你那边有什么打算,抓紧时间!”

唐柔的电话干脆挂断。

赵东平静坐在车里,目光落向对面的温泉宾馆,目光逐渐冷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