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按照时间算来,距离郝权离开龙皇一族已经有七年半的时间,那个时候,他触犯了龙皇一族的规矩,被彻底扫地出门,可当时的殇神却网开一面,给了他八年改过自新的机会,告诉他,八年之后,再回到龙皇一族!

自从他被发配到商虞城后,他可是没闲着,这七年半的时间,他将自己的势力爪牙遍布商虞城各大家族,仅仅几年的时间,他就建立了自己的庞大商业帝国,他利用各种手段,将各大家族的钱财都收到了自己手里!

就连七年前的黄家惨案,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他以为,只要自己有足够的钱,回到龙皇一族,有了这样的资本,门主拿他都不会有一点办法,到时候功过相抵,一定能够洗刷他的罪恶,现在距离他的目光也不过只有一步之遥!

“这次都还是六哥的功劳,陈升那个老家伙,居然不愿意把家产拿出来,还好六个挖下他一只眼,那老家伙才肯就范,,,”

“还不都是兄弟们的功劳,咱们兄弟还说这些干什么,到时候能够和权哥回到龙皇一族,咱们也算是鸡犬升天了,哈哈哈哈,,,”

小六子十分谦虚的看着郝权,在等着对方的回答,看到郝权点了点头,这才哈哈大笑起来!

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的目的,只要能和郝权回到龙皇一族,他们也不算什么散兵游勇,也有了正式的名分,再怎么说他们也是龙皇一族的人,有了身份地位,这辈子也算是没白活,说不一定还会有什么其他的际遇,成为一代宗师!

“你这个小子!我和你说,只要我回到了龙皇一族,绝对不可能忘了你们,这么多年,你们跟着我鞍前马后,也算是有功之臣,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们的!”

“大哥,兄弟们自然不担心这个!只不过我有一件事情搞不清楚,权哥!”

“什么事!”

郝权目光一顿,看向身旁的小六子,好奇的问道。

“大哥,陈家家大业大,靠着古董玉器行业,这么多年也积累了不少财富,为什么不像以前一样,把他们都杀光,然后再把钱都抢过来,那样不是更方便吗!”

清丽脱俗小姑娘大汗淋漓图片浑身散发青春气息

小六子目光困惑,抓起桌上的一粒花生米直接丢到了嘴里,他想不通,为什么权哥会这么做,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他只是为了钱,并不想控制这个家族,不像以前一样,似乎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小六子,人杀多了是会作孽的!死在咱们手里的人已经够多了,难道你晚上就没有做过噩梦吗!”

郝权目光一顿,看着身旁的小六子,问道。

“大哥,这!”

小六子目光也僵在了那里,但转瞬之间他便笑了笑,说道:“大哥,我这没心没肺的,哪里会想那么多!我这脑袋沾到枕头上就睡了,没时间想那些闲事!”

小六子拿起一杯酒直接灌了下去!

可在他心里可没有这么轻松,这半年的时间他都跟在郝权的身边,死在他手里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尤其是到晚上的时候,他甚至不敢睡觉!

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是那些血腥的画面!

“真的能呼呼大睡吗!难道你杀人的那双手,都不会有一点感觉吗!”

而就在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看着喝酒的八个人,沉沉开口问道。

“黄声远,你这个家伙,谁让你来到这里的!还敢对我们兄弟吆五喝六,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小六子直接站了起来,随即他手掌微动,掌心瞬间凝聚出一抹淡紫色的火焰,随即他掌心发力,那团淡紫色的火焰直接猛烈燃烧起来!

“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黄声远脸色瞬间惨败,冷汗直流,下一瞬间他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直接栽倒在了地上,不停打滚!

此时的他,仿佛有万蚁蚀骨,锥心的疼痛,让他根本无法忍受!

“你以为我还会屈服吗!”

而此时,黄声远目光深沉,他的牙在嘴里都快嚼碎了,踉跄着脚步直接站了起来!

虽然站立不稳,但他终究还是站起来了!

“呦呵!黄声远,看来你今天是带着反骨来的啊!呵呵呵,脑子是不是又不好使了!”

小六子看着黄声远的举动,忍不住开口冷声嘲笑道。

“郝权!当年你杀掉我亲哥哥一家,这么多年都让我做你的傀儡!龙皇一族都是败类!”

黄声远并没有去理会小六子,目光一转,直接落在远处的郝权身上!

郝权手里的酒杯突然停了下来!

“龙皇一族都是败类,呵呵呵,,”

听到这句话,郝权目光一停,直接看向了黄声远,笑道:“黄声远,你不是一直都想替你哥哥报仇雪恨吗!这七年来,你来我这里闹了多少回,我都没有管过你!今天,我就让你和你那个死去的哥哥团聚!”

郝权双手一震,直接化掌,直接轰向黄声远!

此时,小六子控制着他体内的毒,他完施展不出自己的力量,站在那里,仿佛是呆住了一样,等死!

“黄声远,你准备受死吧!哈哈哈哈,,,”

郝权双掌在空中交替,狂暴的龙皇之力在他的体内肆虐而出,融合进狂暴的双拳之中,空中凌厉呼啸!

狂暴的劲气席卷着四周!

“让我死吧!我今天死了,就能卸去这所有的重负了。。。”

看着郝权冲击而来的身影,黄声远没有半点犹豫,他脸色十分淡然,甚至嘴角扬起了一抹十分淡定的笑容!

“那我今天就满足你这个愿望!”

郝权右拳轰击,直接砸向黄声远的面部!

砰!

就在这时,一声低沉的骨裂之声传出,紧接着一道身影倒飞出去!

啊!

砰!砰!砰!

紧接着他将远处的房屋直接撞穿,而一旁的七个小弟跑了过去,直接将郝权扶了起来!

“大哥,这怎么回事啊!”

“大哥,那小子怎么可能!”

众人齐声开口问道。

他们完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更想不通为什么郝权会溃败!

他们可不会相信,黄声远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样的实力提升,在一个星期前,这小子还来闹过事,轻松就被摆平了!

“你这又是何必呢!死在这种人手里,没必要!”

“许天,你为什么不让我死!”

黄声远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许天,沉沉问道。

刚才,他们商量,让黄声远过来引他们,许天伺机出手,了解这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许天没想到,黄声远居然会一心求死!

“你不能死!小磊和小月还小,黄家还要靠着你这个主心骨!”

许天将黄声远扶好,交到了柴伯的手里,直接走向了郝权所在的方向!

“臭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我是龙皇一族的人!敢来这里闹事!”

看着许天,郝权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他搂着自己的断臂,怒声喊道。

“龙皇一族的人!真的吗!”

许天怒喝一声,身的龙皇之力喷薄而出,直冲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