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整个包厢里除了萧旭和夏梦梦两人外,剩下的人脑袋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梁少长大了嘴巴,还使劲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

吴双同样用力挤了挤自己眼睛,自己师兄弟的战斗力他心里可是清楚着呢!

眼前这个年轻人仅仅是一巴掌,就把吴迪直接打趴了,还打昏了!

萧旭得意的甩了甩手,贱笑道:“最喜欢别人让我三招了!真是屡用不爽呀!哈哈!”

上次也是有人要让他三招,结果对方下场跟吴迪一样,先是被萧旭用巴掌贱上一波,而后一巴掌拍下!

“我还以为东海市只有一个会站着让人扇耳光的大傻子呢,今儿又碰到一个脑袋这么轴的!哈哈哈……”

“臭小子,伤我师兄,又辱我师兄!找死!”

虽然对萧旭的实力震撼,但是听到萧旭这么直接骂师兄脸上,吴双还是怒了!

“我就是找死,又能奈我何?”萧旭嘴角微仰,轻蔑一笑!

“!”

清新阳光照耀的俏皮丽人

吴双怒极,提拳就要上!好在梁少还有点思考能力,上前直接拉住了吴双!

还特么上!人家一巴掌都把吴伯大弟子拍昏了,这实力上去不是送嘛!特么再GG了,谁来护着本少爷呀!

梁少内心一段OS,用力拉着吴双,生怕他怒极上前再惹了萧旭。

“今天的事情我们认栽,吴双,我们走!”

吴双即便心中有万般不甘,但是梁少下了命令,他也只能遵从!

恶狠狠的瞪了萧旭一眼,吴双上前就要将昏迷的师兄扶起,只是他刚走上两步,萧旭忽然走来拦住了他。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呀?”萧旭嘴角一裂,露出森然白牙,一股寒意在包厢里酝酿而生!

“听这意思,是不愿意放我们走了!”梁少眼睛眯了起来,手伸到兜里摸到了手机。

虽然他也有些惧怕萧旭的手段,但是还没有到让他感觉生死危机的时刻。他堂堂帝都少爷,有的是保命手段!萧旭再能打不过一个人,惹急了他大不了就动用家族势力,用官方手段整治萧旭!

萧旭笑了笑,道:“们当然可以走,但是刚才他们砸到了我这里的花花草草,们走之前是不是得给点赔偿呀?”

“呵呵,原来是想要钱呀!”梁少不屑的笑了笑,他梁少别的没有,身上就是钱多。

“想要多少,说个数,本少今天就让开开眼界!让知道什么叫两个世界的人!”梁少冷笑道。

只是他眼中的不屑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变成了一脸呆滞“不要多,看到脚下那个碎片了么,那是唐代的元青花!一件最少能卖三亿!我给打个折,赔个10万块钱就行了。还有身后那个断了的木椅,断了的那根木头可是元代皇宫龙椅上的,价值连城,最少值五个亿,我给打个折,赔个三十万就行了,还有旁边那个……”

萧旭指着包厢里所有能看到的碎片,一一道来。

梁少的脸黑的都要流墨水了!

唐代的元青花?这特么是哪个穿越者带到唐代的?

元代皇宫是有多穷,要用木头做龙椅!好吧,就算是用木头做的,是跑到元代皇宫拆了人家龙椅过来造椅子的吗?

好吧好吧!这些都算了!

特么三亿打折成十万,五个亿打折成三十万!我是不是还要谢谢数学老师死得早,把这么牛逼的打折法传给了!

“综上所述,我这里所有被伤的文物,总价值三百多个亿,今天咱们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就赔个100万吧。”萧旭最后有些心疼说道。

梁少和吴双两人嘴角抽了几抽,心里都要炸了!

老子就是打不过,要是能打过一定送去见数学老师!

“萧老板真是给面子呀,我这个朋友在心里价值三百亿呢!”梁少咬着后槽牙恨恨说道。

看他这咬牙切齿的样子,是恨不得直接把萧旭塞嘴里吃了。

“可不是嘛,堂堂帝都少爷,要是连三百亿都不值,怎么会有这么多牛马蛇神都围着转呢!”萧旭嘿嘿一笑,目光满是玩味。

而梁少听到萧旭这话,再看了看他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忽然脑海一个激灵!

他身上带着的那份合同,可不就是价值三百亿嘛!

先前还以为萧旭这是疯癫了,狮子大开口的勒索。此时再看,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了!

“难道他知道我身上的合同?”梁少心中喃喃自语,疑惑道。

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想法!

从来到东海市,那份合同,他就没有拿出来过!

除了他没有人知道这份合同的内

容,以及里面的投资金额!就算是吴伯也仅仅知道这是一份极为重要的家族战略合同,并不知道里面的投资有多大!

在帝都梁家,知道这件事情的,也仅仅一手之数!

“无耻小人,不要以为有点功夫,就能为所欲为。这包厢里面的破破烂烂哪里值一百万!莫要欺人太甚!”吴双冷喝骂道。

“听们这意思,是不愿意给我赔偿了?”萧旭眼中寒光一闪,语气冷了几分!

“大胆狂徒,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刘少有句话,我劝还是要听听的,今天若是不识抬举,明天这里就会被夷为平地!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身边的人着想着想吧!”

吴双满是威胁的目光扫了一眼一直安静站在萧旭后面的夏梦梦,此时紧握着双拳,已然暴怒,若不是担忧师兄的安危,他现在早就要打人了。

“是在威胁我?”萧旭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熟悉他的人知道,这代表着他现在已起杀心!

“可以把这当成威胁,也可以当成是对的忠告!”

吴双冷笑,话音刚落,忽然面前闪过一道黑影,他全身汗毛炸开,正要后退,忽然脖子被人捏住!

瞬间,吴双放弃了所有抵抗!

“在我面前还敢威胁我,很多年了,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