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咧嘴一笑,“无可奉告!”

唐柔气结,忍了忍,终究还是没有发作。

她堆起笑脸,换上一副淑女的口吻,“那个……赵东,可不可以跟你商量一件事?”

赵东也不往下听,直接回绝,“没的商量!”

唐柔诧异,“你都不知道我说要说什么,别急着拒绝嘛!”

赵东盯着她的眼睛,“你想要这幅字帖?”

唐柔点头。

赵东耸了耸肩,“如果你拿得出一百万,我给你也无妨!”

唐柔脸色一黑,自己哪来那么多钱?

想了想,她换了一副语气,“这样,如果你把这幅字帖让给我,上次你欠我的人情,就一笔勾销!”

“而且除此之外,我还可以答应,以后再帮你一个忙。”

“当然,你不能让我违反原则!”

清纯美少女白嫩肌肤甜美笑容沙滩嬉戏写真图片

赵东搓着下巴想了想,这个提议倒是不错,以九处的能量,少不了以后就有求到唐柔的地方。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能还掉上次因为姜英欠下的人情。

要不然,被唐柔这种小魔女盯着,他总觉着浑身都不自在。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甚至不希望再看见这个女人。

可工作室成立在即,而且又答应了于志一起筹措资金,总不好托他的后腿。

便拒绝道:“不好意思,我急需钱。”

唐柔撇撇嘴,“市侩!”

“对了,我只答应尽量帮忙,至于能卖到多少钱,我没有办法给你保证。”

赵东摆手,“别的我不管,总之三天之内,你要给我消息。”

唐柔腹诽,这家伙一副甩手掌柜的模样,倒是挺信得过自己。

想了想,她狐疑的问,“赵东,你急用钱干嘛?你该不会打算跑路吧?”

她越想越觉着有这个可能,急忙道:“我可警告你,九处的任务明天你就要正式入组,要是敢给我撂挑子,我可饶不了你!”

赵东佩服这女人的脑回路,“放心吧,记着呢,明天准时去报道!”

唐柔满意点头,“这还差不多!”

说着话,她从后排拿过来一个文件袋,“这是你明天需要的资料,里面是各种材料证明和假身份,都是有据可查那种,我想以你的本事,通过面试应该没问题。”

……

赵东回去的时候发现李丹不在,

他调转目光问道:“李丹回去了?”

苏菲吃着水果,两腿交叠的放在茶几上,光洁的脚掌轻轻摇摆,灯光下,宛若象牙白的瓷器一般迷人。

他只看了一眼,急忙收回视线。

赵东发现这女人有种难以捉摸的魅力,身上的每一处,随便拿出来都是一道风景,轻易就能勾起心里的火气。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她在家里越来越随意,有时候穿着睡衣就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赵东忽然觉着,他早晚有一天要被逼疯。

法律上都承认的老婆,偏偏不能碰,就连多看几眼都要小心翼翼,这不是折磨人嘛?

苏菲就像是没留意到赵东的异样,一边看着电视,一边问,“怎么,难不成你还想留她过夜?”

赵东碰了个钉子,也没接话。

苏菲忽然摆正身体,“对了,你上次不是说,你那个发小想请我吃饭嘛?什么时候有时间,看着安排一下。”

赵东诧异,“你这个大忙人,怎么突然有时间了?”

苏菲无所谓的解释,“我想着,咱们出来聚一聚,顺便给他和小丹撮合一下嘛……”

“别有什么误会,我就是跟李丹谈得来。”

“好了,我要睡觉了,晚安!”

……

隔壁房间里,大哥躺在床上看手机。

手机上,是一个名叫“救厂互助会”的聊天群。

里面群情激奋,大家发着各种法律文件和红头文件,嚷嚷着要去找工厂要个说法。

大搜见状,奇怪的问,“哎,老大,你这两天怎么回事,怎么天天盯着手机看?最近你也不怎么加班了,厂子里不忙嘛?”

大哥急忙收起手机,随便找了个理由应付过去。

厂子里的事最近闹得正凶,土地性质变更的文件不知道怎么泄露了出来,彻底将那些被裁员的工人推到了对立面。

偏偏厂里的领导犹如未见,能拖就拖,能躲就躲,实在不行就来硬的。

这两天,有人建议游行,有人建议罢工,正在商量具体细节。

这些事大哥原本不想参与,可因为素来在工厂里德高望重,被人推举成了互助会的组长。

大家一心找他出头,他心软,也不好意思拒绝。

也因此,他特别不想这件事被家里人知道,一来让家人担心,二来也担心小东反对。

至于大嫂,他是压根就没敢告诉。

大嫂嘴快,万一说漏了嘴,不太好处理。

李嫂擦了擦眼霜问,“哎,你说小菲把李丹那个小丫头带回去,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哥训斥,“你这个人,弟媳的八卦也能让你兴奋成这样!”

大嫂不觉着有什么,“嘿,不过你还别说,咱们小东找的这个女朋友,还真是厉害!”

“李嫂那是什么人啊?没理都能占三分的人,竟然被她给制得服服帖!”

她是真的服气。

遇见李嫂这种不讲理的,刚才如果是她,肯定上去大吵一架,吵不赢动手就是了。

至于苏菲刚才说的那些小算盘?

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出来,三言两语就让李嫂没了火气不说,反过来还要赔偿二十万?

突然间,她脸色一变,“不行,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大哥诧异,“什么事,你一惊一乍的?”

“咱们是不是要防着一点?”

“防什么?”

“防着小东……不对,我是说防着小菲啊!”

大哥脸色不好看,“你胡说什么呢?”

大嫂一脸认真,“我哪里胡说了?你想啊,小菲算盘这么精,咱们要是不防备一点,咱妈的财产不是都被她……”

大哥训斥,“越说越过分了!”

大嫂不置可否,“这可说不准,我最近经常听人说,咱们这片要拆迁,要真是动迁,咱妈的赔偿金可不少!”

见大哥不搭理,她一个人嘀咕,“你说说,小菲来咱们家的目的,是不是也听到了动迁的消息?”

大哥眉头一皱,“怎么可能?”

大嫂撇嘴,“怎么就不可能?要不是这样,苏菲她好端端的,怎么就看上了小东,怎么就住进了咱们家?而且今天这事,她为啥这么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