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开着车,陈航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后座上的慕先生和慕太太,忽然想起一件事。

“慕总,”陈航说,“公司里有些情况,您……需要现在了解一下吗?”

“不用。”

其实,慕迟曜这一次提前回来,就是因为沈北城说,出乱子了。

具体的情况他也没有多问,如果不是很为难的局面,沈北城知道他在度假,是不会跟他多提起半个字的。

毕竟能应付了,就不会跟他提。

所以,他才不舍的提前结束假期,带着娇妻回国了。

看慕迟曜拒绝得这么干脆利落,言安希反而好奇了。

“为什么不用啊……虽然想明天再投入工作,但是先了解一下,心里也有数嘛。”

“今天还属于假期,所以,今天不谈公事。”

“这个人……也太有原则了吧?”

“当然。”慕迟曜微一点头,“不过,对,我是没有原则的。”

林荫的路上很诡异

言安希被他这句话逗得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

陈航觉得……

嗯,他还是闭嘴好了,很明显,慕总就是不希望太太知道夏初初小姐的事情吧。

车子开到了慕家老宅。

韩雅一早就得到消息,在花园里等着了,她现在是巴不得把言安希这儿媳妇捧在手里。

所以车子一停稳,韩雅就上前打开车门:“来来来,乖媳妇儿,慢点……”

言安希受宠若惊:“婆婆……我,我自己可以下车的。您这样,我,我哪里受得起啊。”

“慢点,别磕着,头低一点……”

韩雅笑眯眯的把言安希扶了出来,眼睛就停在她的小腹上。

“都几个月了啊……肚子都显出来了,好,好,看样子,是一个儿子。”

言安希惊讶的看着她:“婆婆,您就看得出来了啊?”

“我猜的。”韩雅笑着,“先进屋吧,老爷子也在里面。”

言安希点点头,反过来挽着韩雅的手:“婆婆,其实迟曜把我照顾得很好,不用亲自回来的……”

“他一个大男人,哪里懂女人啊。为了我的宝贝孙子,我还是回来吧,顺便,我也要插手管管慕瑶的婚事。”

“原来是这样啊……婆婆,那,慕瑶婚事的日期,定下来了吗?”

“选个好日子,就差不多了。正在找人看看,什么日子最好呢。”

婆媳俩相处得特别融洽,完忽略了一边的慕迟曜。

慕迟曜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慢慢的缓下了脚步。

这从一回到慕家开始,他的老婆,就不在他身边了。

他侧头看着陈航:“公司里一切都好吧?”

“很好,就是厉总经理这最近一个星期,常常请假,不来公司,又是生病又是晕倒的,沈总压力大,不得已才跟您提了几句。”

“因为什么?”慕迟曜又问,“他平常工作很少出纰漏的。”

陈航低头回答:“慕总,夏初初她……已经辞职了。”

“是吗?辞职?厉衍瑾亲自同意的?”

“是。”

“辞职原因呢?”

“个人原因。”陈航回答,“不过我听说,夏小姐好像要……结婚了。”

慕迟曜一怔。

他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厉衍瑾这一个星期以来,会这么反常了。

只怕这里面,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我知道了。”慕迟曜摆摆手,“注意一下,不要在她面前提起。”

这个“她”是谁,陈航心里当然明白。

“是,慕总。”

慕迟曜“嗯”了一声,抬脚往慕家里面走去。

言安希要是听到了这件事情,估计又得心神不宁了。

他不想她心情低落。

慕迟曜走进慕家,言安希正端着一盅汤,小口小口的喝着。

一看就是韩雅亲自熬着的。

“们两个,这次去度假,玩得好吧?”韩雅问道,“安希丫头,看起来就晒黑了一点。”

“在海边玩的时候,忘记补涂防晒霜了,所以就晒黑了一点点。”

“没事,会白回来的。以后啊,我每天都会给熬一盅汤,让佣人给送到年华别墅去。”

“好,谢谢妈。”

慕迟曜在一边说道:“这些厨房里都会做,营养师也会给出食谱,您就别操这份心了……”

言安希在底下暗暗的踢了他一脚。

“婆婆有这份心,我就收下嘛。”言安希说,“婆婆,您回来了,就跟我们一起住年华别墅吧?”

“不了,我就在慕家老宅,挺好的,陪陪老爷子,也卜是尽我的一份孝心。”

“好,婆婆,那我有时间也会常常来看您的。”

“好好养胎,给我们慕家生个大胖小子,到时候啊,我们慕家,和老爷子,就是四代同堂了。”

言安希笑眯眯的点点头。

她舀了一勺汤,递到慕迟曜嘴边:“也喝一口,很补的。”

慕迟曜没说什么,张口喝下。

看着小两口着甜蜜的互动,慕老爷子和韩雅,也是会心的一笑。

从慕家离开,慕迟曜就带着言安希回了年华别墅。

言安希有午睡的习惯,他等她午睡了之后,悄悄的离开了卧室,一个人去了书房。

陈航早就在书房里等着了。

见他进来,陈航立刻问好:“慕总。”

“有什么事情,现在就可以说了。”慕迟曜大步走到书桌前坐下,顺势打开笔记本电脑,“明天我会去公司。”

“大部分的工作内容,我都发到您的邮箱里面去了,您可以查看。其他的,就是一些算不得正式工作的私事了。”

“比如夏初初辞职吗?”

“是的。慕总,那一天,总经理和夏小姐,同时都没有来到公司,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估计只有沈总会清楚一点了。”

慕迟曜问道:“然后呢?”

“两天后,总经理还是没有来公司,但是夏小姐来了,递交了辞职信,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第二天总经理来了公司,跟没事人一样,但是今天又传来消息,说是发烧了……”

看来,厉衍瑾和夏初初在这段时间里,一定是发生了非常紧急而重要的事情。

难道是……牵扯到血缘关系了?

“还有什么事吗?”慕迟曜问,“说,夏初初要结婚了,那厉衍瑾呢?”

看清爽的书就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