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厉衍瑾条理清楚,字字清晰:“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初我和初初的血缘鉴定结果会出现差错,但只要查,应该能摸出一点蛛丝马迹。”

厉妍回答:“那是医院鉴定科的白纸黑字,我……我哪里会知道出了错?”

“妍姐,事到如今,你不要再演戏了。”厉衍瑾微微叹气,“你知道那年晚上,我是怎么知道,我和初初没有血缘关系的吗?”

“怎么……怎么知道的?”

“我去洗手间的时候,意外听见,夏志国在通电话。他通话的内容,就是真相!”

厉妍不敢置信!

居然,厉衍瑾居然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知道的真相!

怎么可能!

真相会是从夏志国的嘴里漏出去的!

厉衍瑾步步紧逼:“而当晚,我在知道了之后,为了以防万一,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我最信任的慕迟曜。幸好,幸好我多留了一个心眼,才留住了夏天!”

“当晚因为爆炸,我意外受伤失忆,什么都没忘记,却唯独忘记了夏初初。可慕迟曜记得,他一直都记得,是他竭尽力的帮初初保住了这个孩子!”

“当时初初知道怀上了我的孩子之后,她是要流掉的,她怕孩子不健。是慕迟曜及时赶到,告诉了她真相。”

飘逸灵动女孩白裙素净写真

“这些年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每天睡在乔静唯身边,我过着我以为的安稳日子,可谁知道,我心里有多么的煎熬!”

“终于,终于我恢复了记忆,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太晚了。妍姐,你知道我现在看着初初,却可能永远都不能再得到她,是一种什么心情吗?”

厉衍瑾了这么多,字字诛心,字字泣血。

为什么他和夏初初之间,要有这么多的羁绊。

如果当年的那份血缘鉴定结果,没有出错的话,他和初初就能够在一起了。

就算出了错,如果他没有失忆的话,他和初初,也有机会可以修复关系。

就算,他失忆了,要是他之前没有喝醉酒,和乔静唯发生了关系,没有怀上他的孩子,那么,到今天,他也可以理直气壮的去追求夏初初。

可是,没有如果。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发生了就发生了,可以去弥补。

但一错再错,漏洞越来越大的话,是根本不可能修复的了。

厉妍连连摇头:“我听不懂你在什么,我听不懂!我只知道,你不能和初初在一起!”

“妍姐……”

“你就是我的弟弟!夏初初就是我的女儿!你们是违背伦理,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厉衍瑾无奈的看着她:“话都到这个份上了,妍姐,你还要否认吗?”

“你听夏志国胡言乱语?”厉妍反驳,“他是一个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一定是知道你喜欢初初,所以故意这样,撮合你们两个,满足你的心愿,然后他可以获得利益!”

“他不是胡。”

“他就是!夏志国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他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你和初初的事情?”

厉衍瑾回答:“他是从你嘴里,听到的,你亲出来,他亲耳听到。”

“不可能!”

厉衍瑾神色沉稳:“好,妍姐,我们就当夏志国是在胡言乱语。那么,我们再去做一次血缘鉴定,你觉得怎么样?”

厉妍一怔。

再去做?

那,这不就相当于,在打她的脸吗?

真相永远是真相,摆在那里,迟早会被人揭开。

而假的,就永远是假的,就算表面上蒙了一层真的面纱,也会被揭开,露出里面的假。

“夏志国不敢骗我。”厉衍瑾,“而且,妍姐,慕迟曜也不会傻到只听夏志国的一面之词,就敢让初初把孩子给生下来。”

厉妍已经崩溃了。

幸辛苦苦掩盖了这么久的真相,居然一下子,就被厉衍瑾不疾不徐,条理清晰的给揭开了!

厉妍不甘心的道:“慕迟曜……慕迟曜就没有错的时候吗?”

厉衍瑾微愣,随后叹气:“妍姐,都事到如今了,你还要嘴硬,还要掩盖真相吗?”

“我没有!你和初初就是舅舅和外甥女的关系!”

“那好。”厉衍瑾,“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当年,慕迟曜在暗中查过,鉴定结果为什么会出错。但是,他没有查下去,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为什么?”

厉妍是知道慕迟曜的手段的,所以,心里涌起一阵后怕。

“他查到了你的身上,他就收手了。”厉衍瑾看着她,“因为你是我的姐姐,是初初的母亲,他不能对你不敬。”

所以慕迟曜只能收手,没有继续往下查。

慕迟曜一直都在等厉衍瑾恢复记忆的那一天,到时候,厉衍瑾就会来查的。

如果没有等到,那就这样。

一旦等到,那么查出真相的这一天,就不会远。

好在这一天,来了。

厉妍整个人都已经被击垮了,瘫坐在沙发上,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厉衍瑾为什么要恢复记忆?

原来乔静唯担心的,都是真的,厉妍本来是以轻松的心态去面对的,可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她还是……无法接受。

嘴上着没办法没办法,心里却还抱着一丝侥幸。

人啊……

厉衍瑾很淡定的看着她:“妍姐,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明白,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到底拆散我和初初,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我能有什么好处啊……”

厉妍的声音,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那为什么你不直接把真相告诉我们?”

“我还不是,为了你们,为了这个家。”

厉衍瑾摇头:“不,不是的,妍姐,你一直都错了,大错特错。”

“我错了什么?我错在哪里?”厉妍问道,“我想要厉家在慕城站得住脚跟,让你在外面有面子受人尊敬,让厉家越来越繁荣,让别人都高看我们一眼……我错了吗?”

“难道我和初初在一起,这些就都得不到了吗?”“得不到了!”厉妍尖声回答,“别人表面上会奉承你,背地里骂你们不知廉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