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顶笑了笑,“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毕竟是我们的客人,我们有一定的疏忽,没有及时发现,也没有及时送他就医。”

“这样,我愿意出一万块钱,谁让我倒霉呢?你说是不是。”

“但是你得给我签个协议,以后不能来找我的麻烦。”

“也得保证,这事跟我们KTV没有任何关系,不会再追究!”

见赵东不说话,他提醒,“兄弟,一万块已经不少了,你这又是报警,又是来扫我场子。”

“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换做别人,我早就打出去了!”

他说的是实话,经营这种场子,不说的,每个月都能碰上几次这样的麻烦。

要是每个客人出了事,他们都要赔偿一笔,那以后也不用再开买卖了,赔都赔光了。

损失都是次要的,关键是太好说话,以后就会被人盯上!

很自然的,他也把赵东当成了这一类人。

有些难缠,但只要给点钱,总归能打发走!

卡哇伊美女穿校服图书馆写真

毕竟就是小孩打架,借故来讹点钱罢了。

说着话,那边有人递上一万块钱。

赵东接过,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笑了笑说,“一万块,还真的不少啊!”

秃顶见赵东接过,脸上的轻蔑一闪而过,“行了,兄弟,钱你也拿了,事情就算了吧?”

赵东摇摇头,“算了,哪有这么容易?”

说完,他捏开秃顶的嘴,直接就把钱塞了进去。

秃顶支支吾吾,脸色也憋的涨红,不等手下帮忙,整个人已经被赵东一脚踹出!

哗啦一声!

他跪坐在地,整个人向后飞出好远。

一群保安见状,一窝蜂的冲了上来。

赵东虎入狼群,提着双拳,不到半分钟的功夫就撂倒一片。

人群炸开了锅,有人起哄,有人幸灾乐祸的叫好。

秃顶面子挂不住,“行,你他妈有种,有本事你别跑!”

赵东掸了掸身上的尘土,“你放心,我不走,今天这事还不算完!”

秃顶撂下狠话,“牛逼你就在这等着!”

赵东不理会,眼看对方打电话,他也跟着摸出了电话。

思想在转变,观念也在转变。

有些手段,他以前不屑为之,现在则是没有丝毫顾忌!

人吃人的社会,心不狠,站不稳!

如果这件事的最开始,对方诚意道歉,真心悔过,他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

可结果呢?

仗势欺人,用钱踩人?

玩套路,玩手段,比谁手更脏,比谁更不要脸?

那不好意思,既然如此的话,他赵东奉陪到底就是了!

电话接通,熊晨的声音随之传来,“这么晚打电话干嘛,找我喝酒,还是打架?”

赵东干脆道:“打架!”

熊晨骂了一句,“卧槽,你他妈终于想通了!”

电话那头跃跃欲试,“说吧,想怎么打?”

赵东重新叼上一根烟,弹了弹烟盒道:“怎么痛快怎么打!”

电话挂断,熊晨打开微信,点开了一个很久不用的微信群。

微信群里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半年前。

他敲着键盘道:“东哥在天州遇见麻烦了!”

紧随其后,是一条定位信息。

群里没人回复,更没有半点动静!

……

时间过得很快。

KTV叫来的帮手最先入场,大概三十多人,先是清场,然后一群人将赵东围在了中间。

一个领头的混混跟秃顶耳语几句,随后转头看向赵东。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这才冷笑说道:“小子,开个破奔驰,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知道这是哪么?”

“在老子的地盘闹事,你他妈想死啊!”

赵东没说话,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

混混头目耀武扬威的走上前,“怎么着,怂了?刚才听说你挺牛逼的啊!”

说着话,他上前推了赵东一把。

还是没反应。

混混头目回头一看,“光哥,这怎么回事啊,哑巴啊?”

秃顶也跟着嘲笑,“可能吓傻了!”

混混头目伸手,在赵东的脸上拍了拍,一下比一下重,“别他妈傻愣着,今天这事怎么解决啊,给个说法!”

“你以为装怂,就他妈能混过去?”

正说着,不远处有车灯亮起,一辆接着一辆。

混混不以为意,“呦,怪不得有恃无恐,叫人了?”

他嘴上说着,手上一个示意,一群混混聚拢在一起,将路拦住!

一辆军绿的SUV在前面开路,直接将人群向后推开!

紧接着,车水马龙一般,后面接连有车停稳!

大部分都是出租车,少部分是私家车,车型很杂,从国产车到奔驰宝马什么都有,很快就把KTV的门前堵成了停车场!

诡异的阵仗,让不少围观的人去而复返!

有人议论纷纷,有人好奇猜测!

一群群混混不知道该怎么办,下意识把目光看向头目。

混混头目面露凝重,示意一群人在身后聚拢。

很快,车门声接连响起。

厚重的关门声连在一起,好似闷雷在耳边炸响!

一声接着一声,随着雷声积聚,十多个人在赵东的面前一字排开。

各色衣着,有几个还穿着睡衣,偏偏脸上的神色如出一辙。

崇敬!

肃穆!

萧杀的气氛向四周蔓延,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觉醒!

这股悲怆的气息迅速将人带入其中,让人不自觉的被感染!

熊晨一声厉喝,“体都有,稍息,立正!”

十三个人,动作整齐划一,仿佛经过千锤百炼一般!

熊晨上前一步,“报告教官,天州受训人员,员到齐,请指示!”

赵东咧嘴一笑,眼眶略微有些湿润,“一个个的,都他妈已经退伍了,还来搞这一套!”

“很好玩么?”

没人敢答应,更没人敢跟着一起笑。

赵东扔掉烟头,目光扫过去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为之一变,“稍息!”

“非作战任务,没有奖章,也没有荣誉,搞不好,还要替我赵东背黑锅!”

“值得么?”

有人附和,“东哥,你退伍之后怎么这么爱唠叨?哪那么多废话,管酒管肉就行!”

“就是,东哥,媳妇还在床上的等着呢,咱还打不打?”

赵东咧嘴,扬声道:“打!”

混混头目已经察觉出不对,想张嘴,结果没等开口,人已经撞在怀里!

巨大的力道,好似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撞击。

耳边嗡鸣,景物飞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