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一楠和岳沁淳走出门时,已经了凤九儿,乔木,赵煜生,小樱桃和邢子舟。

三个女子看见手挽着手,还一脸愉悦从里面出来的人,都不自觉挑眉。

“一楠,你们这是成了?”小樱桃半眯着眸,问道。

“嗯。”岳沁淳先凤一楠一步,点了点头。

凤一楠“唰”的一声,脸红了。

刚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了一番,现在的他,可没有刚才的胆量。

“这是什么节奏?要集体举行婚礼?”乔木有几分不屑。

她的不屑,事实上,是眼红了。

什么嘛?她也是有夫君的人,却天天吃狗粮?

乔木决定,将凤九儿扔回给她九皇叔之后,她也要和自己的男人长长久久。

凤九儿看着这眼红的乔大小姐,也明白她的感受。

看见大家幸福,她心里也高兴,特别是看见一楠终于能愉悦地笑了,她算是为娘的安慰。

美女走在前进的铁轨上

其实,她也和乔木一样,很想自己的男人,不过嘛,她可没有乔木那么多红眼病。

“小樱桃,你终于答应要嫁我了吗?”邢子舟看着自己的小丫头,揉了揉她的脑袋。

小樱桃一侧身,躲到了一边。

“谁我我要嫁人了,我说的是沁淳和一楠,乔木和她的小皇子,还有御惊风,他去找雪飘了。”

“你看这一个个都有人了,成婚不是迟早的事情吗?”

当小樱桃的目光来到赵煜生身上的时候停了下来。

她眨了眨眸,微微扬起嘴角。

“少当家,你怎么还不找?梦族美女如云,你看看九儿,沁淳和雪飘,比我们北慕国的女子要好看。”

“你也赶紧找一个,要不然咱们这么多兄弟一挑,你就没机会了。”

“御大大粗鲁,一楠也太文静,可他们都有了,你怎么可以没有?”

“少当家,你不错啊!怎么看都不错,也能说会道,居然输给了一楠?得加把劲!”

别说是现在的凤一楠,手里牵着小丫头,哪怕是以前的凤一楠,也不会反驳什么。

乔木看见有一个连对象的都没有,心情似乎好了一丢丢。

经小樱桃这么一说,凤九儿也看着赵煜生。

“小樱桃,你给咱们的少当家找一个呗,要不是只剩下他,我担心他会有心理障碍。”

“九儿,我没有障碍。”赵煜生皱了皱眉。

他是不明白什么叫做心情障碍,但他不觉得自己没有娘子会有什么问题。

“好啊。”小樱桃含笑点点头。

“赵煜生,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赵煜生摇摇头,转身:“我不需要。”

“没关系,哪怕是九儿这种类型,凤族也能找得到。”小樱桃追了上去。

“凤族美女多得是,你看中的,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帮你搞到手。”

“小樱桃,你为何不帮帮我?”邢子舟有点看不下去了。

他的小丫头,他不允许她一直围着别的男人转。

“九儿,我们先过去了,爹娘还在等你们。”岳沁淳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消过。

“嗯。”凤九儿点点头,视线来到凤一楠身上。

“现在有娘子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以娘子为先。”

“要是不懂,你可以向邢子舟取取经,清楚了吗?”

“九儿,我会的。”凤一楠反牵着岳沁淳,点点头。

岳沁淳和凤一楠离开,小樱桃追着赵煜生,邢子舟追着小樱桃,走进了厢房。

剩下的凤九儿和乔木,都举步往里面走去。

一直没说话的乔木,在进门的时候,还不忘说了句:“我才不要集体婚礼。”

“为何?”她随意的话,凤九儿还是没有忽视。

这家伙想她三皇兄了,谁不知道?

乔木侧头看了凤九儿一眼,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

“什么为何不为何?没有什么为何?”

她嘀咕了句恐怕连自己都不明白的话,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凤九儿抬眸看了一眼,微微勾了勾唇。

厢房里,岳建飞和唐小华确实是在等他们。

陈虹的事情还没解决,剑一的情况还是很让人担忧。

这两天,凤九儿一直为剑一的身体想办法,但,效果还是不太理想。

陈虹被控制,整天昏昏沉沉。

她是不能有意识去控制剑一的行动,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剑一的身体情况也愈发不好。

永山城的情况还不明,凤九儿不能为了剑一一人留下。

现在就连华姐都没有办法,离开,是势在必行,她也只能见一步走一步。

大家坐落,殿中的气氛低沉了不少。

毕竟,都知道,这过来是为了什么。

没有人想到一直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剑一,还可以没心没肺地笑出来。

“华姐。”凤九儿轻唤了声。

唐小华站了起来,举步下了台阶。

“我让你一个人过来,你怎么带这么多人过来了。”

“实话实说吧,我现在还是没有特别好的办法,但,我有一套内功心法,可以帮助剑一。”

“我打算将这套心法传授给你,剑一能不能撑下去,也只能靠你了。”

“现在,陈虹是不能放的,她一定清醒,剑一的情况肯定会更加糟糕。”

唐小华来到凤九儿跟前,停住了脚步。

“你跟我进来。”

“好。”凤九儿站起,环视了大家一眼,“既然如此,你们先回去吧。”

大家不说话,凤九儿也没再说什么,举步走向唐小华。

“岳老爷。”邢子舟站了起来,从袖口中掏出一张纸。

“这是我和赵煜生通过雷申豹的话,画的一张图。”

“既然你们留下来处理郦城的事情,希望这对你们去寻找雷申豹的财产有帮助。”

邢子舟站起,朝主座走去。

赵煜生也站了起来,跟上。

凤九儿走进内房的时候,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便转身,关上了门。

她的人,一向让她省心。

凤九儿和唐小华进了内房,大概过了两个时辰才出来。

唐小华还叮嘱了很多事宜,给了凤九儿两本书籍,凤九儿才离开了厢房。

忙碌的相聚,又到了离开的时候,谁也舍不得。

不过想着大家共同的目标,离开也不过是为了下一回更好的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