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队乐呵呵的接过香烟,笑眯眯道:“他们都不抽烟。”

男人看了一眼文质彬彬中,又透着一股儒雅内敛的其他三个男人,亦爽朗的笑道:“看出来他们都是知识份子,这知识份子,都是很少抽烟的,你们坐着稍等一会儿,厨房已经在给你们下面条了,一会就好。”

符队接过香烟,倒了过来,轻轻地桌上敲了两下。

其他人在看见符队这个动作时,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

男人特别热络的划了一根火柴,想要给符队点烟,符队刚正准备凑着烟过去。

王婷婷冷哼了一声,娇纵任性道:“哎,老符,你能不能别抽烟?我们坐了一天的车,累的很。”

符队讪讪一笑,将香烟别到自己的耳朵上。

“行行行,小祖宗,你说了算。”

符队如此讨好卖乖。

王婷婷翻了一个白眼,娇声道:“你这样的爱抽烟,会讨不到老婆的。”

“那哪能啊,菩萨都保佑我了呢!我今年一定能讨到一个老婆,要讨不到,我可得去问菩萨,为啥不保佑我!?”

王婷婷怼道:“你许愿的时候,说你的名字了吗?你没有说名字,菩萨怎么知道是你?”

性感唯美风

符队道:“你以为菩萨是你,这么小气?”

符队和王婷婷拌着嘴。

谢绪宁和叶琳琅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间旅馆。

旅馆的装修风格,带着这个年代独有的风格。

“老板,你这有卫生间吗?”叶琳琅问。

男人道:“有的,在后面,你跟我来。”

“嫂嫂,你去吗?”

唐棠听叶琳琅这么一说,便笑着应道:“好,我们一起。”

旅馆这个小院,分前院和后院。

前院停车的,后院更是一个活动的空间。

灯光明暗不定。

“诺,那就是厕所了,你们小心点,别掉下去了。”

男人招呼完叶琳琅和唐棠,就转身离开了。

唐棠附在叶琳琅的耳畔,低低的问道:“琳琅,这旅馆,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是有点。”

叶琳琅倒也直言不讳。

“一会婷婷会和符队打起来,我们配合一下,到外面汽车里。”

唐棠愣了一下,压低嗓音道:“那我们应该去报警,都别呆在这里,这太危险了。”

这年代车匪路霸横行,黑吃黑,是常有的事。

虽然上面一直在整顿,但有某些看不见的地方,依旧有着一片深不可测的黑暗。

今天遇上这样的事情,他们都不会不管的。

“嫂嫂。”叶琳琅安慰道:“你甭担心,我们这么多人呢!”

在四个男人中,也就严听光相对来说,身手稍逊一些。

符队、叶国瑾都不是什么柔弱书生。

更何况,符队还是公职人员,他们一会闹了起来,那些掩藏在暗处的人,一定会出现的,也可以趁此机会,一网打尽。

“任何时候,安第一。”

叶琳琅点点头。

两人回到旅馆里面,面条都已经端上桌。

这一大海碗的面条,看起来真的是颇为诱人。

更何况,每一碗面条上面,都放着好几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