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霸道帝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那一年,她青春靓丽,他成熟稳重。

那一年,他初见她,情根或已深种。

那一年,相遇就是这段爱情的开始。

后来,他和她在一起了,她在他的怀里,她勾着他的脖子说,小舅舅,我爱。

她还,曾在他的身下,辗转承欢过。

那是他唯一的一次,和她真正的亲密接触,进入过她的身体。

从那以后,他彻底失去她了。

后来的后来,她要嫁给别人了。

记忆忽然混乱,再也没有按照时间顺序来排列,大量的,被他遗忘的记忆,开始疯狂的涌入他的大脑。

所有的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他的大脑完承受不住。

水着诱惑来转可爱

当初因为痛苦,大脑下意识的选择保护主人,遗忘那段记忆。

而现在,记忆重回大脑。

脑袋快要爆炸一般,让厉衍瑾无法平静。

初初,夏初初……

她想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但是他抓不住,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远走。

不想,他不能失去她,他不愿意失去她!

厉衍瑾眉头紧皱,双手手指微微颤动着,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痛苦。

一分钟后,好几个医生护士推门而入,团团的围住了他。

五分钟后,重症监护室外,厉妍和乔静唯,闻讯赶来。

“是要醒了吗?是不是?”厉妍焦急的问着外面的护士,“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家属不要着急,稍安勿躁,有医生在,不会有什么事的。这几天伤者的情况一直都很稳定。”

乔静唯还是保持着沉默。

她不敢说话,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如果厉衍瑾醒来,记起了一切,她要怎么办?

她希望厉衍瑾快点醒来,但是不希望厉衍瑾记起以前的事情。

可,乔静唯不知道的是,在发生车祸之前,厉衍瑾已经攥着夏初初的手,说,他不愿意放开了。

厉衍瑾对夏初初的感情,到底还是太过深刻了。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的出现,让不顾一切,奋不顾身,哪怕粉身碎骨,也要爱一爱她。

夏初初就是厉衍瑾的那根不可缺少的肋骨。

病房里。

慕瑶推门进来,手里提着水果,一抬头看见夏初初,愣了一下:“咦……还在这里?”

夏初初也愣了:“我不在这里,我应该在哪里?”

“厉衍瑾那边,好像……好像是要醒来了吧,北城已经过去看情况了,我打算把水果放这里,然后也过去的。我以为在重症监护室那里呢。”

“小舅舅要醒了?他要醒了?”

夏初初立刻从病床上坐起,神色惊讶而带着一点欣喜。

“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啊,还是得要问问医生……现在那边,大家都在。”

慕瑶说着,走了过来,把买来的水果放在一边的柜子上。

夏初初压根就没有在意她,停顿了一下,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我……我要过去一趟。”

“哎哎哎……”慕瑶见状,立刻一把按住她,“算了,既然都不知道,现在也没有必要过去。”

“可是小舅舅要醒了啊!”

“有厉阿姨在,北城也在,对了,乔静唯也在啊。要是和她见着了,那不得又是互相看不顺眼。”

“我不管乔静唯。”夏初初说,“小舅舅醒来的话,他……”

他第一个想见的人,应该是她吧。

如果他醒来了,没有看见她,他是不是会有一点点失落?

毕竟,在车祸发生之前,他曾那么紧的握着她的手,说,想要继续爱她。

那他是想看见她的吧。

慕瑶叹了口气:“可是都没有人告诉。如果不是我过来放水果,现在都不会知道厉衍瑾的情况。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们都不想告诉我。”

“那就是了啊。”慕瑶说,“何必去自讨没趣呢?安心等着吧,好不好,初初。”

夏初初的语气听起来那么的可怜:“可是,我想见他。”

“这样吧。我让北城在那边守着,要是厉衍瑾醒来了,我们就马上过去。要是没醒,就继续在这里,行不行?”

夏初初点点头:“……那,好吧。”

虽然她很希望,小舅舅醒来后,能马上看见她,但,慕瑶说的话,也很有道理。

小舅舅快醒了,却没有一个人通知她。

妈妈虽然是她的亲生妈妈,但这心,似乎从来没有真正的为她考虑过。

夏初初重新靠回床上,半躺着,又恢复了慕瑶进来的时候,那个毫无生气的样子。

慕瑶也心疼,在床边坐了下来:“好了,初初,咱们想点别的事情,不用一直惦记着厉衍瑾那边。我都懂,但是心情要好一点,这样,很容易长皱纹的。”

“除了小舅舅,我没有别的可想了。”

“唉……”慕瑶叹了口气,“其实我很理解的心情。”

“理解归理解,但我一直都知道,没有人能真正的感同身受。”

慕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安慰这种事情,她还没那么拿手。

何况,她也从心底觉得,夏初初真的是很可怜。

所以,那么安慰的话,慕瑶说不出口,她都说服不了自己,还怎么去安慰夏初初呢?

夏初初像是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说个不停。

她的声音很轻,虚无缥缈,但又夹杂着一抹无法挥散的悲伤。

“我爱他,慕瑶,我是真的很爱他。我以为我出国这么久,可以真正的放下他的。但我知道,我错了。”

慕瑶小心翼翼的问:“在伦敦待了那么久,还是没有忘记他?”

夏初初摇摇头:“忘记不了的,根本不可能忘记的,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能放下他,但是我发现,连放下都很难。”

“从我再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明白,再过好多好多年,我依然还是放不下他的。”

“只要他往我面前一站,再多的时间,也都会被抹灭。那种熟悉的爱的感觉,又会卷土重来。”“我一直都在强装着冷漠,硬撑着一个人也很好的模样。小舅舅他试图靠近我,试图掀开我的面具,但没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