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摆手,“你多虑了,苏家是生意人,我的身份曝光对他们没有好处,再说了,虽然我不欣赏苏长天的为人处世,可他毕竟是我的岳父,我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女婿,亲手把女婿逼上绝路?不至于!”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真想通过我的身份谋划一点什么,也根本用不着这么多的手段,跟我开诚布公的谈就是了,只要我还承认自己是苏家的女婿,只要我还爱着苏菲,你觉着他的要求我推的掉么?”

“所以啊,这件事跟苏家有关,但是关系不大,又或者一切源自苏长天的授意,但是宋宏宇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显然夹带了私心!”

闫峰将信将疑,“你就这么肯定?”

赵东慢慢眯眼,“王景植物人,王亚车祸死了,王氏兄弟一死一伤,苏长天这个人我虽然看不透,但他做事还是有底线的,以我的判断,这件事跟他无关!”

闫峰还在担心,“你怎么判断出来的?”

赵东分析道:“虎毒不食子,苏长天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闫峰感叹,“希望你的判断是对的,要不然的话,你这个苏家女婿可就真的不好当了!”

赵东语气忽然轻快,“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闫峰瞪眼,“什么就说定了?怎么就说定了?苏晴是你自己惹出来的麻烦,你别往我的身上推!”

赵东搂着闫峰的肩膀,“还是不是兄弟?”

闫峰冷着脸,“是兄弟你也不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啊,苏晴接近我的目的难道你不清楚?”

花样少女海边条纹比基尼充满青春诱惑气息

赵东叹了口气,“清楚,有人想把你从苏菲身边弄走!”

闫峰无语,“那你还……不对,你又憋着什么馊主意呢?”

赵东冷静道:“小菲这两天要陪着朱静,你跟着不方便,太碍眼,既然有人想要把你支走,为什么咱们就不能将计就计?”

闫峰苦笑,“我算是上了你的贼船了!只不过那个徐华阳怎么办?这家伙深入简出,谨慎的很,尤其是他身边那几个保镖,很棘手,连我都没有把握应对,这样一条毒蛇时刻盯着嫂子,你就不担心?”

赵东将烟头熄灭,“打蛇打七寸,不急!”

闫峰盯着赵东半晌,忽然道:“东子,你变了!”

赵东悠悠感叹,目光却变得坚毅,“没办法,这就是钢铁丛林法则,远比咱们在公司那会要残酷多了,不变的聪明点,被人生吞活剥了都不知道!”

两人后续又聊了一些其他细节,闫峰很快就下车离开,赵东在车里嚼了一会口香糖,等到嘴里的烟味散掉,他这才驱车往家中驶去。

与此同时。

田秋雨趁着夜色从快餐店的后门离开,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道:“走吧。”

阿良发动汽车,看了一眼后视镜道:“有尾巴。”

田秋雨语气随意,“不用管,下个路口甩掉就是了。”

阿良眼神阴沉,“不用处理么?”

田秋雨摇头,“用不着,天州不是咱们的地盘,别惹麻烦。再说了,这是苏菲带来的尾巴,她自己处理就是了,我只答应跟她联手对付朱静,其他的女人可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阿良会意,在一个红绿灯的路口将后车甩掉,对方也没有再追上来的意思,就此掉头,驶向了另一条车道。

直到汽车驶入快速路,再无半点异样!

见车里气氛沉闷,田秋雨忽然道:“你就不想问点什么?”

阿良抓着方向盘的手掌骤然绷紧,田秋雨说的没错,他的心里确实有很多疑惑,就比如今晚,临到目的地他才知道这里竟然是赵东家的老宅附近,至于田秋雨过来的目的,他更是半点不清楚。

尤其是看见赵东的时候,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以命搏命的准备,结果没成想,田秋雨却一个人偷偷见了苏菲。

心中有疑惑,但是阿良清楚自己的身份,半点不敢多问。

田秋雨却半点不在意,“没事,想问什么尽管问,正好我也想跟你聊聊。”

犹豫片刻,阿良还是开了口,“是为了熊晨么?”

田秋雨将目光落向车窗外,悠悠说道:“我是他的未婚妻,不替他想替谁想?他跟赵东是过命的兄弟,苏菲又是赵东的女人,而且他这个人啊,爱面子,又重情义,我要是真的跟苏菲撕破脸,你让他以后怎么面对兄弟?”

阿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所以……”

田秋雨主动接话,“一个是我的未婚夫,一个是苏菲的堂妹,这件事怎么就会无缘无故的曝光?就因为马家那个蠢女人的争风吃醋,这件事就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你觉着可能么?”

阿良强压心中的震撼,“所以当时你就怀疑朱静?”

当时田秋雨风风火火杀到天州,并且又将苏家的脸面踩到地上,甚至不惜为此得罪了很多人,连蔡琳都跟着惊动,阿良当时还替田秋雨担心,结果没成想,原来一切都在田秋雨的预料之中!

如果一切真如田秋雨说的,那岂不是从他跟着田秋雨来到天州的那一刻起,一切都是田秋雨跟苏菲联手上演的一出戏?

阿良笑容苦涩,欣慰的是一切有惊无险,田秋雨运筹帷幄,失落的是他从头到尾都不知内情,田秋雨也从来没有对他泄露半点。

田秋雨像是没有察觉到阿良的失落,感叹了一声道:“我跟朱静斗了这么多年,深知这个女人的手段,圈子里都说我田秋雨强势,对人对事绝不手软,可只有我知道,这位看似不谙世事、性子洒脱的朱大小姐才是真正的笑里藏刀!”

“天州不是我的地盘,这件事我又处于被动,再加上当年我做的那件错事,楚家少不了搀和其中,这件事如果在省城,我半点不怕朱静,如果在天州,我还真得拉一个盟友!”

阿良已经有了答案,“这个盟友就是苏菲?”

田秋雨点头,“没错,我来天州之前给苏菲打了个电话,当然,苏菲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所以我们两个就不谋而合。”

阿良有些揣摩不透,“秋雨姐,可你今天跟我说这些……”

田秋雨转头,眼神炯炯道:“我想让你做一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