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整,对于天州来说,精彩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皇廷会所的停车场上,两个缩在角落里的人影互相对视了一眼。

徐三开口,“小五,你确定是这里吗?”

小五忙着点头,“没错,东哥一定就在里面!”

自从挂断赵东的电话之后,他就挖出了那辆车的部资料,自然也知道了苏菲的身份。

只是他还不清楚,东哥和这位苏氏集团的美女总裁到底是什么关系,竟然会为了她以身犯险?

徐三也同样心怀疑惑,不过眼下没时间想那么多。

就在刚刚,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摸进停车场,还不等进入会所,整栋建筑突然加强了安保。

尤其是会所的入口,多了不少人盘查,没有会员的身份,别说进去,想走都走不掉。

院外的门禁也加强了一倍,让他们再想脱身,想其他办法的机会都没有。

按照眼下的情况,除了硬闯没有其他办法。

就在这时,小五的手机再度亮起,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挂断这个电话了。

带来洱海冬季旅行美女文艺写真

紧接着,一条短信发了进来,“明天一早,立刻到九处接受依法传讯……”

小五心中懊恼,九处是天州网络的监察部门,尽管他已经一再小心,可是今天晚上的一连串操作,还是引起了注意。

徐三诧异的问,“谁啊?”

小五不想让他担心,解释道:“卖保险的。”

徐三又问了一句,“小五,怕不怕?”

小五正是讲义气的年纪,想也不想便说,“三哥,你小看我?”

“好样的,跟我一起闯进去!”

不等行动,他忽然被小五拽住。

徐三转头一看,只见大门处停下两辆车,最前面是一辆黑色的奔驰,后面跟了一辆黑色商务车。

小五看了一眼商务车的挡风玻璃,低声提醒道:“三哥,是苏氏集团的人!”

徐三眼珠转了转,“他们怎么来了?先别急,咱们看看情况再说。”

两人说话的功夫,门口已经对峙起来。

有人拦住入口,“不好意思,会所目前不对外营业。”

代表苏家负责交涉的,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脖子处有一道显眼的纹身,不过被黑色的西装领口遮住了一半,但是依旧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压迫感。

他瓮声道:“跟你们管事的说,苏家的人来了。”

保安一副不屑的口吻,“苏家?没听说过……”

不等他话音落下,忽然被人掐住了脖颈,“你说什么?”

皇庭的人扑了上来,“妈的,还敢动手?赶紧放开我们队长!”

商务车的滑门也跟着拉开,七八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齐齐压上,本就剑拔弩张的气氛,犹如瞬间被人投入一颗火星。

两人开始了推推嚷嚷,混战,一触即发!

皇庭会所的人数较多,气势上稍稍压了一头,眼看着火药味渐浓,奔驰的后车窗缓缓降下。

几个皇庭的保安寻声一看,只见车内露出半张精致的侧脸,是个女人,虽然上了年纪,不过那份雍容的气度,不经过几十年的熏陶绝对养不出来。

梅姨说话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阿军!”

男人放手,躬身站在了车边。

两边人见状,各自向后退了一步,形式稍稍有所缓解。

梅姨再度开口,声音娴静,气势却丝毫不减,“苏家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给你们王总打电话,跟他说,苏家的吴梅亲自登门拜访!”

不远处的徐三和小五对视了一眼,虽然不知道两方在因为什么对峙。

不过苏家的两排黑衣保镖在车边一字排开,气势瞬间攀升至顶点,比皇庭的安保高出了不止一个级数,简直就像电影中的黑帮大片一般!

见梅姨气度不凡,也没人敢怠慢,立刻去打电话核实。

很快,保安再次折返回来,换了一张谦卑的笑脸,“不好意思,王总说不知道梅姨大驾光临,您请进!”

“谢谢,麻烦你了!”

梅姨礼貌的道了一声谢,然后缓缓关上了车窗。

车窗关上的一刹那,她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起来。

纸包不住火,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她很快就知道了部细节!

有人在暗中对付苏家,这一点她早就知道,甚至有人在打苏菲的注意,这一点她也知道。

可苏家现在就像是砧板上的肉,自顾尚且不暇,根本防不住群狼觊觎。

对方要是一个级别的对手也就罢了,一个三流品牌的区域老总而已,拿这种小虾米来作践苏家的人,还真当她好欺负不成?

梅姨揉了揉眼角,稍稍松了一口气。

事情虽然惊险,但总算是虚惊一场,幸好那个她自始至终都瞧不上眼的小保安及时赶到,并且在第一时间把苏菲送了出去。

要不然她的怒火绝对会第一时间迁怒到赵东!

连自己的老婆都护不住,他跟废物又有什么区别?

这也是她放下身段,愿意亲自过来的原因。

一个为了老婆,把自身安慰置之度外的男人,即使再如何的讨厌,她也不得不承认,有一定的可取之处。

梅姨随即又是一声冷笑,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当年苏家盛之时,解决这种麻烦哪里需要她亲自出马?

家里随便派出一个话事人,整个天州谁敢不给几分面子?

现在可好,她亲自过来捞人,竟然还要接受一个小保安的盘问。

真是越想越气!

可是她又没办法,苏家不如当年。

尤其是皇庭背后这位神秘的老总,很不简单,短短三年就把皇庭会所做成了天州的顶级会所之一,这样的人物,如果不是答应了苏菲,她还真的不想轻易得罪。

倒不是得罪不起,而是因为赵东那个小小的保安得罪这种人?实在没这个必要。

很快,车队在会所门口停下,一个穿着黑色唐装的男人亲自出门迎接。

阿军主动开门,“小姐,您慢点。”

梅姨点了点头,阿军跟了她多年,也是她从娘家带过来的唯一心腹,更是她最信赖的人。

如果不是有他在,皇庭会所这种龙潭虎穴,她还真的不敢轻易涉足。

男人的地盘,女人踏足要吃亏,不管她再如何的强势,也终究是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