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琳琅默默的点头。

“哥,我知道了。”

叶国瑾对着小红豆道:“小红豆,和姑姑说再见。”

“咕……咕,bye~bye~”

小红豆第一次发姑姑这个音,发的并不是很标准。

叶琳琅也朝着小红豆挥了挥手。

“小红豆,再见。”

叶国瑾留在唐家照顾小红豆,唐母收拾书房。

叶琳琅从唐家出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凤祥楼。

按理说,她这个当姑姑的第一次见侄女,也应该给自己的侄女,准备一些长命锁之类的。

可今天她第一次上门,什么都没有给小红豆准备。

叶琳琅想着,在回家的路上,顺道去金楼看看,顺便买点东西给元元和满满。

蓝色格子裙美女

虽然,元元满满不缺这些东西,但这也是叶琳琅的心意。

叶琳琅挑了好几样金楼的东西后,才坐着公共汽车慢慢悠悠的往叶家回去。

大概是叶琳琅进金楼的时候,被人盯上了。

在公共汽车上的时候,突然有人借着报纸的遮掩,将手伸到叶琳琅的背包里。

叶琳琅的警觉性很高,她扭过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继续,怎么不继续了?”

这个小偷,心理素质极高。

被叶琳琅发现了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道:“你的背包拉链拉开了……”

叶琳琅冷笑,手中的一根金针,像魅影一般扎到男人的穴位上。

男人疼的哎呦了一声。

“疼……”

叶琳琅凉凉地看了男人一眼,温声道:“下一站就是派出所,我陪你走一趟?”

男人恼羞成怒道:“管你屁事!信不信,老子搞死你!”

叶琳琅无所谓的耸肩。

“不愿意去派出所也行。”叶琳琅的眼眸中,闪烁着一股狠戾,“那你的这只手,也可以不要了!”

没有任何人在拿了她的东西后,还能全身而退的。

这个小偷,倘若去了派出所,只要他得到了法律的制裁,她都可以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可倘若他不愿意,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小偷似乎害怕叶琳琅会真的带他到派出所,他趁着汽车停下来,便一溜烟的跑掉了。

叶琳琅到站下了车,她经过一间花店时,特意买了一盆蝴蝶兰去了童娇娇家。

“娇娇姐。”

叶琳琅抱着蝴蝶兰到了。

霍延南和童娇娇两人一副慌乱无措的松开彼此。

“姐夫,你也来了!”

霍延南轻咳一声,低声道:“上次绑架元元和满满的那帮人全都落网了,我来接她们回家。”

叶琳琅将蝴蝶兰交到童娇娇的手中,笑语晏晏道:“这是好事呀,以后也省得提心吊胆了。”

童娇娇刚到帝都时,还略微有些不适应。

可住了一段时间,她反而喜欢上了帝都。

在帝都,元元满满的同学们都不知道霍家的真实情况,他们和同学们玩的很开心。

不像在紫荆市,紫荆市大多数都是豪门世家。

所上的学校,也是所谓的贵族学校,那种学习氛围,都不一样。

人与人仿佛从一出生开始,就分成了三六九等。

“我不回紫荆市。”童娇娇在霍延南那一片错愕中继续开口道:“元元和满满,也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