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述芳冷笑道:“我们小四月长大后,也会为我骄傲的,至于金宝?那可是你们老刘家的宝贝金孙,和我半点关系都没。”

上次姚述芳看着金宝瘦瘦小小的,心软了一阵,结果还惹得满身腥。

这一次……她再也不会心软了!

反正老刘家不仅舍不得把金宝交给她养,他们甚至还想要用金宝控制她乖乖听话。

真是想得美!

她是金宝的母亲没有错。

可前提是,她还是姚述芳。

因为背篓里有那些东西,叶琳琅以及谢绪宁都没有在刘大柱跟前露面。

主要是害怕万一刘大柱去举报他们搞封建迷信活动,那就麻烦了。

“述芳,进屋,我去把院门关了。”

叶奶奶走到院门前,给站在远处的叶爷爷做了一个手势。

叶爷爷把背篓交给谢绪宁,并对着叶琳琅道:“琳琅,你们俩早点回家,我留在这里陪你奶奶。”

清纯美女爱笑的眼睛可爱迷人

叶琳琅答道,“好。”

叶爷爷同叶奶奶一起留在半山的牛棚,她们俩本身都是善良的人,看见姚述芳这样的处境,怎么也没有办法坐视不理。

刘大柱在一旁哭天抢地的叫“叶叔”。

“叶叔,你帮帮我!”

“叶叔,叶叔……”

叶爷爷让叶奶奶和姚述芳进屋,他走到刘大柱跟前,“大柱,你这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都和述芳离婚了,你到底想要咋样?”

刘大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道:“叶叔,金宝不能没有娘啊!”

“刘大柱,你们家要逼死述芳时,可没有想过她是金宝的娘?你们刘家,压根儿就没有把姚述芳当成金宝的娘。”

叶爷爷是真的瞧不起刘家人的种种行径,真要觉得姚述芳是金宝的娘,那就把金宝给姚述芳抚养。

老刘家又想要姚述芳养金宝,又还想要姚述芳和刘大柱复婚继续给老刘家当牛坐马,想的倒是挺美的。

老刘家的人,以为用金宝就可以威胁到姚述芳了。

可偏偏姚述芳不受他们威胁。

姚述芳是金宝的娘没错,可她也是小四月的娘。

她更是一个独立的女人,姚述芳。

“你好自为之吧。”

屋里,姚述芳把刘杏花偷偷告诉她的事情,讲给了叶奶奶听。

“婶,杏花告诉我,没人愿意给刘大柱当老婆,他们就又把主意打到我身上,刘老太婆说,让我怀上刘大柱的孩子,就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婶儿,我就算是弄死刘大柱,也不会为了孩子再去跳刘大柱家的火坑。”

姚述芳的娘家人,也指望不上。

前段时间,姚家人还来找姚述芳,要姚述芳把小四月扔给刘家,回姚家再嫁一遍。

姚述芳当然不同意,姚家人还把那个男人带到了牛棚里与姚述芳相看。

最后被姚述芳用大扫把赶走了。

叶奶奶低低地叹息,这个世道,对女人就是格外的艰难。

“你音子姐,要在葭萌镇开一个刺绣班,你要不要去报名看看?这女人有一门自己的手艺,怎么也不会吃亏的?”

姚述芳听见这话,感激涕零道:“婶儿,你们一家是我和四月的大恩人。”

走过路过的大佬们,投张票票给慢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