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在一边坐着冷板凳,没人搭理,更没人递杯水。

等了将近十分钟,才好不容易抓住空挡。

他上前拦住老板说,“老板,你就这么把我晾在这里,那我定的这两束花怎么办?”

老板忙不迭的说,“哎,你没看见嘛?我哪有功夫给你弄,你没看我这都忙的脚打后脑勺了?”

他说着就要走。

赵东皱了皱眉头,“那我不管,我先定的单,先付的款,总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吧?”

倒不是他不通事理,实在是这位老板太过分。

好歹也跟他解释一句,让他多等一会,哪怕两束花不要,又或者晚点给他,赵东也都能接受。

可关键对方一句话不说,就让自己在这里干坐着,连一个解释和客套话都没有。

赚钱固然重要,可钱也不是这个赚法,难道有钱就是大爷?

他偏不信这个邪!

花店老板一脸的不耐烦,语气敷衍道:“不行,现在实在没时间给你弄,来来来,钱我退你,你去别家弄吧。”

白嫩美女吊带蕾丝裙可爱麻花辫私房写真图片

说着,他拿出两百块的现金,看也不看就甩在了赵东面前。

赵东被气笑了,也没接钱,而是拽住了老板往回一拉。

“你说退钱就退钱,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老板忙的不行,实在没心气搭理赵东,便挣了挣,“钱都退给你了,还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我等你一会,你先把我的花弄出来。”

“卧槽,你他妈还没完没了是不是?”

老板试着挣脱,结果赵东的手掌纹丝不动,“你到底松不松手?”

赵东建议,“你可以报警,让警察来评评理。”

老板急得够呛,大买主给的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本来就已经来不及,没想到,还遇到这么个愣货。

他看见赵东身强力壮,也不好先动手,便忍着脾气说,“行,不就是要钱嘛?我给你三百,多给你一百!”

说着话,他又从钱包里拽出一张老人头。

老板算是看明白了,这家伙绝对是看自己忙着应付那个大单子,故意来找茬的。

说白了,不就为了多要点钱嘛?他打发叫花子一般扔了出去。

“钱我不要。”

老板也犯了倔,“给你四百,退你双倍,这下就总行了吧!”

他二话不说,又是一张老人头拍在桌上。

赵东加重语气,“我说了,钱我不要!”

老板以为赵东嫌钱少,有些压不住怒火,“你他妈的,别给脸不要,老子都双倍退你了,你还想怎么着?”

“老板,做事得讲个规矩,赚钱固然重要,可你不能丢了做人的本分!”

“你他妈的,是不是看我赚钱你眼红啊?”

“你再说一句脏话试试?”

“说脏话怎么了?他妈的穷鬼,买了两束破花,跑到老子这里摆谱?告诉你,像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

赵东被他勾起了兴趣,“你说说,我是哪种人?”

老板上下打量了赵东一眼,衣着干净,但绝对不算体面。

附近都是高端商业区,说他是白领都算高抬。

一身地摊货,怎么看也不像上班族。

“你说你是哪种人?看你这点出息,追女生就送一束破百合?不是农民工,就是他妈送外卖的打工仔!”

“农民工怎么了,送外卖的又怎么了,凭双手赚钱,难道就比你低一等?”

“难不成你还比我高一等,知道我这花店一个月盈利多少么?”

“我不管你一个月盈利多少,不把我的花弄了,今天你哪也去不了!”

“可真有意思,没钱,还学城里人送花追女孩!你到底放不放?”

赵东没说话,手上力气又加重了几分。

“给脸不要!”老板一边动手,一边招呼店外的两个伙计进来帮忙。

他哪是赵东的对手,推推搡搡间,几下就被制服。

等两个伙计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老板被赵东扭着胳膊,身体以一个极别扭的姿势弯了下去。

就一会的功夫,他额头已经满是汗水。

老板眼看着撑不住,急忙喊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

不等他们上前,赵东用力下压。

老板吃不住这股力道,急忙服软,“别别别,大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你先松开我。”

赵东根本不怕他们动手,想也不想便松开了人。

老板被两个活计搀扶,甩了甩发酸的胳膊,再看赵东的目光变得有些忌惮。

这家伙力气大是一方面,刚才被他制住,根本挣不脱。

而且,他手法也不简单,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般人。

心中有了忌讳,语气就不如刚才那般狂妄。

“兄弟,你说你这是何苦?我也是小本买卖,每月盈利虽然不少,可还要养家,还要付房租,好不容易有个大主顾上门,我总不能得罪是不?”

赵东笑了,“怎么着,现在把我当成客人了?”

老板被他说得脸颊发烧,刚才接了单,确实没顾得上招呼人家。

虽说两束花没多少钱,不过总归是怠慢了客人,再加上言语不当,也怪不得人家挑理。

“对不住,我这就让人给你弄,你稍等一会!”

“你如果早用这幅语气跟我商量,不就没这些麻烦了?算了,我不急,八点之前给我就行,你先去忙吧。”

老板这个郁闷,“你不急?”

“没错,我是不急,就是看不惯你那副模样。有刚才废话的功夫,你早就给我弄好了,结果非要跟我扯什么上等人,下等人!”

老板汗颜,早知道如此的话,刚才说点软话就好了。

这下可倒好,白挨了一顿,时间还耽误了。

赵东平和的说了一句,“咱们虽然是做买卖,可是也别太利欲熏心,花在懂得欣赏的人眼里,没有什么高低贵贱。同样,我也没觉着,我这九朵百合,比那位款爷的九百九十九差到哪里!”

老板猛地一拍大腿,“得,老弟,刚才是我不对,就冲你这番话,等一会不管店里剩下多少花,我都免费帮你扎好!”

赵东摆了摆手,“行了,我也不要你的花,你赶紧去忙吧,忙完了给我弄好,我来你这也不是为了捡便宜,你给我搞太多,我拎着也累。”

老板哈哈笑,“兄弟,痛快人,那我先去忙,你这朋友我交定了,老哥之前言语不对,你别放在心上!”

赵东也没催他,反正闲来无事,就在一边看着。

见他忙里偷闲,便问了一句,“老板,你这花店生意不错啊?”

老板一边做花,一边跟着闲聊,“平时一般,刚才那位你也看见了,最近新入店的熟客,没少关照我生意!”

“熟客?”

“是啊,每天一束百合花,快半个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