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心疼的将她抓住,“你是自保之下的迫不得已,你是为了我,也是为了这个家,我知道你承受了太多,也付出了太多,如果我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岂不是狼心狗肺?”

苏菲冷哼,“怎么突然又跟我甜言蜜语,是不是刚才没有禁得住诱惑?”

赵东凑上前,略带暗示道:“要不你检查一下?”

苏菲的假面具被一把戳穿,“滚!”

赵东起身,“真让滚?那我可滚了?”

苏菲瞪着眼睛,“你敢!”

赵东调侃,“让我滚也是你,不让我滚也是你,你到底让我想怎么样?”

苏菲咬着嘴唇,盯着赵东看了半晌,眼里忽然就雾气一片!

赵东顿时慌了,急忙将人搂在怀里,“怎么了傻瓜,我跟你开玩笑呢,好端端,你怎么又哭了?”

苏菲低着头,语气无尽委屈,“就是觉得自己很没用!”

赵东皱眉,“谁说的?我老婆是世界最棒的,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羡慕我?他们做梦都羡慕我能娶到你这么好的老婆!”

苏菲半点不领情,“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怎么想的!”

半丸子头美女室内意境写真

赵东被骂的摸不着头脑,苦笑着反问,“怎么想的?”

苏菲瞪了眼,“你们男人惦记一个女人,其实就是馋她的身子!赵东,那我问你,你老实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老了,青春不再,你还会对我说这些甜言蜜语么?如果有一天我生了孩子,身材走形,你说还会有人羡慕你么?”

赵东将苏菲脸颊扳正,“你看着我,苏菲,我告诉你,不管你将来变成什么样,我都依然宠着你,你都是我一辈子想要捧在手心的里的宝!我赵东对天发誓,刚才这些话如果有半句假话……”

苏菲将赵东嘴唇堵住,整个人扑进了赵东的怀里,脑袋蹭了蹭,语气负责的喃喃道:“赵东,我觉着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了你,其实我知道,自己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赵东将人抱紧,“别胡思乱想!”

苏菲眼中雾气又多了几分,“我没胡思乱想,我说真的,首先我不是一个好女儿,我处理不好父亲和丈夫的关系,明知道父亲那边利用我对你有所挟持,我却没有办法阻止,我反抗不了父亲的手段,只能委屈我的丈夫对家里顺从。”

赵东轻拍他的肩膀,“别担心,为了你,就算跟世界为敌我也心甘情愿!”

苏菲头垂的更深,“还有,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媳,虽然妈从来没说过,但我看的出来咱妈喜欢孩子,想抱孙子,可我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我怕,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咱们现在的感情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适合我们的相处方式。”

“赵东,我怕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小生命,打破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怕咱们的感情回到从前,真的,想想以前每天跟你大吵大闹的日子,我真的不想再回去了……”

赵东抱着她摇了摇,“别怕,有我呢,我懂你!”

苏菲摇头,“你不懂,自从你误打误撞闯进我的生活,赵东,真的,我直到现在都是蒙的,跟魏家退婚,我苏菲几乎成了千夫所指,有人说我蛇蝎心肠,把魏东明当成了垫脚石,还有人指责我不自爱,恋爱的基础都有没有,我就跟一个刚认识几天的男人闪婚。”

“那时候不光苏家不支持,整个圈子里的人都说我疯了,我承认,当时我有赌气的成分,可你知不知道,自从你像个战神一般把我从魏东明的手里抢走,我心里就已经有了你的影子,我说不上那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但我不后悔。”

“婚后,我好不容易才放下一切,彻底放下从前,渐渐放下自己的骄傲,理顺了跟你的相处方式,摸清了你的脾气,了解了你的生活习惯,适应了你对我的宠爱,渐渐跟你找到了一点彼此契合的感觉,结果没等享受恋爱的感觉,我就要学会怎么去当一个合格的好妻子。”

“我要操持家里家外所有的人际关系,我还要顾及丈夫身边的一切,这一切真的没有嘴上说的那么简单,等我好不容易理顺了一点家庭琐事,渐渐知道了该怎么当一个合格的妻子,结果我又要学会将来怎么当一个妈妈。”

“赵东,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总感觉有人在逼着我一步步向前,我担心自己承受不来,我担心自己做不好。”

赵东将人抱得更紧,语气更加温柔,“别怕,也不用担心,孩子的事暂时先不要想,不管别人怎么说你都不要管,相信我,妈不会逼你,我更不会逼你,至于其他人说什么,你都不用理会,有我帮你扛着。”

“要是大哥大嫂问起这件事,你就往我身上推,说我不想要孩子,我跟大哥也是这么说的,你别有顾虑。”

苏菲第一次吐露心声,“赵东,那你真的不想要孩子么?如果你真的想要,其实我愿意配合你……”

说到最后,苏菲的语气都多了几分迷离,“家里没有那个了,如果你真的想,今晚……”

赵东凑到她的耳边,语气带着几分热度,“我想要,我当然想要,但是我更希望在你做好准备的情况开始这一切,而不是让你勉为其难,稀里糊涂就做了妈妈,那样对孩子不公平,对你更加不公平!”

苏菲仰起头,“那如果我一直过不去心里那一关呢?”

赵东回应,“那就等你什么时候放下顾虑,我们再考虑这件事!”

苏菲深吸一口气,“等这段时间的事情过去,苏家的事业很可能就步入正轨,赵东,我跟你说句实话,如果你真的想要孩子,这段时间我没有工作,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

“一旦我被工作拴住,可能未来的三到五年我都不会考虑这件事,一旦等我事业到了上升期,我也许会把孩子这件事排到最后,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别后悔!”